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浏览更多内容! 登录 | 注册淘米账号
 找回密码
 注册淘米账号
楼主: 287239037

[综合交流区] 《路在何方》精灵起 义的艰难历程希望你满意!有图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3-21 17:45:35 | 显示全部楼层
:):D;P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21 20:32: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287239037 于 2014-2-16 09:28 编辑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秋月寒给我的配图
特有名词:

超进化:不同于现在约瑟传说的精灵超进化。这里的超进化是指精灵在到达一百级以后,有资格进行的完全人形超进化,和赛三是一个意思,只不过不需要魂石。超进化的精灵有着更出众的容貌和力量,仍带有一点精灵的影子。

木族:草木氏族和草系精灵的统称

水族:水脉氏族和水系精灵的统称。

影族:暗影系精灵的统称。

冰族:冰沁氏族和冰系精灵的统称。

风族:风刃氏族和风系精灵的统称。

火族:火幻氏族与火系精灵的统称。

电赫氏族:自编的电系精灵的氏族。

预言师一族:天生拥有水晶球并且会预言的人,主要多为光系和神秘系精灵为主,少有影族精灵,分散在星球各个角落。预言师一族的神是观星者--奥丽玫加。

暗杀一族:多为影族精灵。大多聚集在炼狱,由奎尔斯和撒旦领导,崇尚暗杀术。组织过于两极分化,有地位的人高高在上,没地位的只能做学徒或奴隶。

萨伦帝国:与约瑟传说的萨伦帝国基本上一致,但历史上有不同之处。曾经是一个很民主的国家,随着第一代王的逝世,渐渐走向暴政、独裁的地步。有很多繁琐的礼仪,采用的是英式的军衔制度,装备极其先进,然而王族却仍然住在如紫禁城一样的古老而华贵的王宫里。国旗是棕色作底色,四个角分别有四个圆。军歌是《御龙归字谣》(凤凰传奇唱的,很好听,建议去听一听)。

阿卡迪亚星通用礼节:一般的精灵,一个种族会有很多人,但稀有的精灵一个种族只有一个人,在本小说里,所有主角和大多数配角都属于【稀有】精灵的类别。当见到一个精灵时,若是初次见面,认得出种族的在种族名后加”先生”或“小姐”,认不出的要先问本身的名字再问种族名。认识之后一般不再以种族名相称。当双方敌对时,只呼喊对方的种族名,后面不加“先生”或“小姐”。

禁术:最开始由精灵王创造的法术,每个氏族都有一个禁术,禁术是一个氏族的压轴技能,能量过于强大,所以不到非常时期不使用。最开始学会禁术的其实是人类,后来才转入超进化的精灵之手。

炼狱:由萨伦帝国建成的关押犯人的地方,后来转入奎尔斯之手。奎尔斯命令萨伦不声张此事,并且以伸张正义之名抓捕有特殊能力又犯下罪过的人当作他的仆役。暗杀一族的根据地就是炼狱。

芒军:最开始叫义军。成立的时候并不显眼,因为那时阿卡迪亚星已经有很多支起义军了。但是只有芒军战斗到了最后,人数最多,战斗力最强,名声最大。芒军由蓝沁提议组建,开始的总指挥是真炎,后转入迪韵之手。从十三章开始,芒军将会和萨伦帝国与炼狱的联合军展开持久的血战。军歌《御龙镜中隐》(也很好听,但和《御龙归字谣》是明显的两种风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22 07:26: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287239037 于 2014-1-27 17:18 编辑

人物介绍(一):(按出场顺序)
月泪,种族拉奥叶。出生在木族(草木氏族),生身父母出家,为族长的义女。早年便朝进化为人形。拥有生死判官和叶圣的双重身份,在木族被萨伦帝国侵占的那一天和结拜哥哥蓝沁与幻焰失散,此后三年一直孤独修炼准备报仇。三年后遇到迪韵,二人勇战萨伦军队,与蓝沁等人重逢。后任芒军(最开始叫义军)副总指挥。性格天真纯洁,善良,对世间的真真假假,阳奉阴违常常多愁善感,最怀念儿时在木族的时光。是死亡判官影风的唯一匹配对手,可以将死人复活,或让生者生不如死。一直对冷静智慧的结拜哥哥蓝沁充满了爱慕之情。会木族禁术。牺牲年龄:22岁。出场年龄:17岁。 (主
迪韵,种族卡尼娅。出生在冰族(冰沁氏族),是自然界鬼斧神工的杰作,没有父母。曾是冰族冰后琳达的助手,也是冰族的守护者,身份雪皇。在冰族被萨伦帝国侵略即将覆灭之时冰封冰族,原由是不想让冰族沦为萨伦的殖民地,哪怕全族自亡。却被认为是叛徒。有强大的操控冰雪的能力,平日里清高优雅,多愁善感,但不缺少人情味儿,待月泪如同对待亲妹妹。关键时刻威严外露,很有气场,立场坚定,能够震住敌人。性格坚强,遇事不退缩,不胆怯。最反感不知羞耻不顾大局的贪官污吏,和那些挑拨离间,引起内乱的人。有着守护者特有的尊严。后任芒军总指挥。对真炎一见钟情。会冰族禁术。牺牲年龄:24岁。出场年龄:19岁。 (主
DSC03064.JPG       仿照《知音漫客》画的迪韵
奥丽玫加,种族观星者,是约瑟的女儿。虽为神族,本身却是冰族的血统。因一时之利谋害冰族冰后琳达(卡特琳娜)不成,被逐出冰族。眼睛被迪韵所划伤,从此一直蒙着白纱。阿卡迪亚星最伟大的预言师,预言师一族的神。后为芒军的预言师,为了帮助芒军走出沼泽而在过强的预言仪式中耗尽能量。化为飞灰。 牺牲年龄:未知。出场年龄:未知。 (配

玉玲韵,种族飞伊特。父母和兄弟姐妹死于萨伦帝国入侵青竹之城的那个夜晚,她这条苟延残喘的生命是姐姐用她的血保护下来的。加入了地下组织,却由奥丽玫加那里得知地下组织即将灭亡的消息,求助于迪韵和月泪。为探情报进入军需处,被发现后道出迪韵与月泪的所在。又为了弥补过错替代迪韵和月泪被枪决,英年早逝。灵魂幻化成月泪的武器"春之剑"。牺牲年龄:16 出场年龄:16( 配

魂光,种族紫电。缇娜的护法精灵,在玉玲韵进军需处探听情报时最先察觉到,稍微喜欢玉玲韵,但仅仅是喜爱玉玲韵的容貌而已。外表俊俏,然而内心狠毒。出场年龄:25  (打酱油

罗谧修(就是游戏里的阿修):原是萨伦王的儿子,父王被企图篡位的丞相谋害而死。为了报仇,用计撤了丞相的权力,又将她刺杀。第一次杀人不到十岁。后来成为缇娜的养子。因为父亲的死亡打击过大,总是疑心于别人,渐渐将原本的自己伪装起来,表面上冷酷无情,实际上心理脆弱,本质不坏。在驻守边疆的时候结识了瑞安特,并和他"签约"了一段时间。曾率领过军队攻打冰族,与迪韵曾是水火不容的仇敌。在与大学同学崖凝交战的时候身负重伤,性命垂危。在那期间,他终于在S的面前退下了冷酷的伪装,他也只有在S的面前才会渐渐表现出原有的性格。后知道了主动帮助自己的缇娜原来也是谋害父王的人之一,与S一道离开了萨伦帝国。后为芒军司令。牺牲年龄:26岁。出场年龄:21岁。  (主

缇娜:萨伦帝国现任女王。罗谧修的养母。  (配

胤羁,种族雷伊。真炎的朋友。  (打酱油

真炎,种族凯撒。火族(火幻氏族)族长,15岁时遇到了好朋友胤羁,胤羁是他唯一佩服的人。18岁时影刃率兵攻打火族,与火族失散。逃亡到风族时,亲眼目睹了胤羁被杀害的过程。自此守护在风族边缘,力图不再让人进入险恶的风族。阻拦营救月泪的迪韵时,被迪韵击败。真炎发自内心地爱慕迪韵,迪韵的气场令他着迷。好面子,自尊心强,性格高傲,办事执拗倔强,但很善良。曾一度敌视影族人,在初见瑞安特的时候态度恶劣,后来化解矛盾。为了报仇来到炼狱,得知了关于影刃的一切,最终原谅了他。曾经担任芒军总指挥,而后决定反省自己所做的一切,辞官。在离开芒军的路途中,被暗杀一族人卡沙(阿卡莎)刺杀。会火族禁术。牺牲年龄:24 出场年龄:23  (配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阿索在战坛的绘画比赛中的图片,因为阿索长时间没上线,无法联系他索要转载授权

笈:暗黑学校试验品。  (打酱油

凯文:暗黑学校校长。  (打酱油

若见•蓝沁,种族迪兰特。原是水族(水脉氏族)公主殿下的护法,后来因为公主森澈的迫害离开水族,逃往木族。自幼没有父母,常常被水族人唾弃。孤独时喜欢仰望天空。渴望自由,会忍耐,性格冷静—不代表不会发狂、勇敢,颇有智慧和领导才能,办事干净利落,有时有点小冷酷。才华横溢,多愁善感,喜爱作诗。在逃往木族时认识了月泪与幻焰,并和他们结拜。深爱着自己的结拜妹妹月泪。为人大度,成为了瑞安特在义军的第一位朋友,也成为了帮助他改过自新的重要人。在又一次回到水族时与森澈斗智斗勇,最后杀了她也学会了水族的禁术。曾力图化解真炎对影族的歧视。蓝沁是义军的创始人,后为芒军的军师。牺牲年龄:26岁。出场年龄;21岁。 (主 DSC03057.JPG 此图借鉴了贴吧绘画大师惏也的画

幻焰,种族修罗斯。火族副族长,在火族的大战后为寻找真炎而来到木族,与蓝沁和月泪结拜。性格豪爽不拘小节,做事冲动喜欢出头,属于有话就说的类型,不喜欢拐弯抹角。因此常常被蓝沁训教。为人仗义,有时固执。后为芒军先锋官,在芒军深陷困境的时候为帮助百姓而与萨伦帝国的烬司令同归于尽。牺牲年龄:24岁。出场年龄:20岁。  (配

莫凯(原名莫琛),种族莫利亚。是少有的影族预言师,出生在预言师世家,父母都是电赫氏族族长的御用预言师。年少的时候却没有预言能力,父母为了保住在电赫氏族这个歧视影族的氏族中保住地位,一直隐瞒了他不能预言的事实。性格伤感而清高,优雅文质,自以为不食人间之火,琴艺高超。和主城长老家的孙女希迪坠入爱河,然而希迪的爷爷顽固不化,不肯接受影族人,认为希迪与影族人有勾当有失体面,便处死了希迪。莫凯在这时发现了自己能够掌控欲望的能力,预言的能力也渐渐苏醒,于是利用这两项能力复仇,却被打入炼狱。后为芒军熹城城主。 牺牲年龄:未知。出场年龄:未知。(配

俪影,种族伊莉塔。暗杀一族的高手,身姿妩媚。性格要强,喜听夸赞,不愿意丢面子,比较能吐槽。因为曾经是暗杀一族的底层受到极度压迫而发奋修炼,却因此走火入魔被打入炼狱。后为芒军熹城副城主。牺牲年龄:25 出场年龄:23 (半配 DSC03060.JPG 有点诡异呵呵

S(本名翌西恩,便是游戏里的S,但性别本座给改成女的了):萨伦帝国分队队长。父亲一向反对暴政,参与了杀死第二代王(也就是罗谧修的父亲)的行动,后被缇娜暗杀。母亲在父亲的葬礼上撞死在棺材上。一直被蒙在鼓里,为缇娜所尽忠。性格自大爱逞能,自我照理能力较差。从参军开始暗恋罗谧修,在修的面前却十分温柔,体贴入微,后为芒军副司令。成为最后一战的唯一幸存者,来到芒军全体人员的墓前割腕自尽。 牺牲年龄:25岁。出场年龄:20岁。 (配 DSC03058.JPG 春节的贺图我给用在这里了,借鉴了《知音漫客》的《暴走邻家》

巴卢特(游戏中的巴卢特,稍有改动):萨伦帝国的司令。性格胆小又喜欢吹嘘,做事不够果断。非常敬重罗谧修。对安媚子(萨伦帝国第九军军长)有着特别的爱慕之情,也是因为她而自尽。 自尽年龄:24 。出场年龄:24 (半配

玑拉:种族布里米亚。食不离手,吃货的属性。战斗时有几率爆发。 (打酱油

瑞安特:种族泰瑞纳斯。很多地方像个没有长大的孩子,和幻焰有某种相似的气质,但比幻焰冷静得多。注重情义,有恩必报(当然也有仇必报),并且对自己给予过帮助的人都有着很强的信任感。反感种族歧视和别人揪住自己的过去不放,以及别人强烈瞧不起自己。幼年时出生在电族,因为电族对于影族的种族歧视而受到排斥,父母因此被杀,自己也险些丧命。自此刻苦修炼决意报仇,却在刚刚解决掉电族几个人之后被打入炼狱。凭努力冲出炼狱以后,血洗飒比利亚小城。在那里受到了罗谧修的帮助。恩人很多,其中的影刃传授过他影族的禁术。后任芒军大将军,在征途中爱上自己曾经的仇人的女儿银翼。牺牲年龄:25。出场年龄:20。(主 DSC03063.JPG 这副屌样。。。。。我承认我是渣渣

艾喜梅加:萨伦帝国曾经的丞相,谋划了刺杀第二代王的计划,后来被罗谧修暗杀。    (打酱油

狄加:艾喜梅加的女王,萨伦帝国一时的女王。登基不久被缇娜治罪杀死。   (打酱油

叶赫拉:电赫氏族天鸣城城主家的大管家,瑞安特的父亲。   (打酱油

凯寐尔南:带头在飒比利亚小城欺辱瑞安特的人。(打酱油

长老:飒比利亚小城的长老,被罗谧修一枪击毙。 (打酱油

琳达:种族卡特琳娜。冰族的冰后,在战争的最后让迪韵冰封了整个氏族。性格清高坚强,气质优雅。深爱着九尾,解封后由于受不了没有他的日子来到能源之树,逐渐孤傲古怪起来。   (半配

绫:迪韵曾经最好的朋友。    (打酱油

九尾:种族九尾冰狐。在冰族的战争中被罗谧修封印。   (打酱油

蓉歆:水族大祭司,有着至高的权利,是个明智的君主,带领水族抵御过很多次萨伦的攻击。然而在某些事情上又比较糊涂。 (配


森澈:水族最小的公主,心狠手辣,害死自己的姐妹兄弟,蓝沁的仇人。 DSC03065.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22 07:56: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287239037 于 2013-3-31 12:49 编辑

嘻嘻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22 10:47:43 | 显示全部楼层
没人回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22 11:45:21 | 显示全部楼层
287239037 发表于 2013-3-22 10:47
没人回啊。。。。。。。。。。。。。。。。。。

不错,值得表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22 17:29: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287239037 于 2013-9-29 19:34 编辑

第二章:往事迷离
and
第三章:吹响预言的号角--使命之梦
  月泪望着惨淡的天空,脸上没有一丝笑容。而在那个得寸进尺的季节里,伤心永远是无用的。苍穹离自己好远好远,曾经的欢声笑语却离自己仿佛好近好近,然而那只是仿佛。月泪从小就是个喜欢感慨的孩子,也是个纯洁天真的孩子。
  迪韵既然说过,要带我一起打败萨伦帝国,打败所有的邪恶,那么她一定不会骗我吧!那么到时候幸福就会回来的吧!
  可是我为什么相信她呢?是因为找到了依靠的感觉吗?
  月泪的泪水顺着面颊,留到了嘴角。
  咸咸的味道,呐,好像那个血色的晚上呢!
  白茫茫的天下起了大雪,鹅毛大小的雪花吹打在月泪的面庞,如同往事涌进心头时的惨烈。于是时间便将自己定格在这一瞬间的悲情景象。刀子般的风刮进月泪的眼睛,她突然感到世界被冰凉的泪花填满,绝望在灰色的云端支起一张大网,无论是自己还是自己的心都逃脱不了。
  不对不对,我怎能绝望呢?迪韵发誓过她能带我......
  这时,迪韵发话了。"月泪,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迪韵,冰族的守护者。"月泪感觉莫名其妙。
  "这不算知道。我们之前见过的。"
  月泪没有回答。她突然想到,她们已经离开草木氏族几公里了。离开家的感觉真难受,即使木族已不是个家的样子,但那里毕竟还残留着欢乐的影子。那是离昔日的自己最近的地方。
  "家的影子,就在你身上。你带着故乡的回忆离开,即便浪迹天涯也毫无遗憾。月泪......"迪韵微笑了一下,笑容如撕裂的鲜花。"你还记得那个晚上,从萨伦指挥官手里救出族长的人否?"
  月泪愣住了。
  那个晚上,那个她一生都不会忘记的晚上......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萨伦帝国全面入侵木族。月泪从最后一个香甜的梦中惊醒,可是她马上后悔了--应该继续睡着,直到士兵用锋利的刀片砍下自己的脑袋,然后上天堂对上帝说:"这只是个梦啊!"也比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族人死在乱刃之下要强上百倍!月泪觉得她看了这幅场面,就要抱终天之恨,到死也无法走上绝对没有烦恼的极乐之地。
  那些或高或矮,或胖或......不,士兵们没有一个瘦的,全是肥胖的,一看就是日子过的不能再好的结果。他们杀人而不眨眼,挥刀而不迟疑,当血飞溅到他们邪光笼罩的面孔上时,杀红了的眼睛便更加的兴奋。面容呈现诡异的表情,鼻吻间透露着对杀戮的渴望,和无尽的贪婪。古铜色的手臂舞动长刀,在夜色中飞动的寒光像破空的闪电,疾驰的马儿高抬马蹄,在黑暗里长长地嘶鸣。在骏马长鸣的刹那,抬起的前蹄下不知又多了多少死不瞑目的尸体。
  人们混乱地四处冲撞,在茫茫的夜色里,生的渴望反而酿造了理智的缺失。如同四处碰壁,人们钻进了噩梦再也醒不过来。恐惧的心急促跳动,在嗓子眼徘徊。刀锋的寒光和熊熊的火把却使眼眸的世界更加暗淡,甚至惶恐得看不见路。有些人直接撞到了长刀上,有的人在奔跑中被不知从何而来的刀片刺穿了心脏。
  四周,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哭声,喊声,马蹄声,响成一片。
  灯穷火把明,火烧夜鬓发。薄雾通红,面色苍白。
  士兵们举行着杀人比赛,就像日军侵华时所做的那样。 族人们变成了练习的靶子,死后的尸首又成为了敌军将士炫耀的资本。
  多少人无声地呼唤曙光,多少人化为浓浓的血水。
  黎明最终到来了。但这不是真正的黎明。在晨光的照耀下,屠杀清晰得残忍。
  朦胧的光晕里,太阳的双眼比往常犀利。
  木族的族长慌不择路,竟一头撞上了萨伦军队的指挥官。就在指挥官放声大笑,准备将族长生擒活拿时,随着一声"笑得太早了",一个冰蓝色的身影到了。一片清爽和谐的蓝光把早已被鲜血浸染得湿润的大地装点成梦幻般的冰原,平滑而流畅地伸向远方。脚下踏着冰冷的路,冤魂还未消失的温度被冻结成缕缕的白烟,蒸汽如同尖锐的呼啸缠绕着萨伦指挥官。他有些愤恨地扭头观看,于是这个姿势成了他的雕塑。身影大喊一句"暴风雪",无数的雪花从天而降,北面刮来的风支配着雪的轨迹。雪花滚动着,纷飞着,怒吼着,在狂风里旋转,形成一只凤凰的形状,扑向指挥官,以三步以外看不清来者的密集度。指挥官还没来得及说一个字,就被冻成了冰块。
  蓝色的身影是冰雪的皇后。在风雪的舞台上,士兵们喝醉酒一样倒下去。
  萨伦帝国大势已去。于是乎他们带着能带走的东西卷土奔逃。能带走的东西当然包括月泪的两位哥哥。
  在不堪回首的这段往事里,冰蓝色的身影格外美丽。记忆里是席卷而来的飞雪,身影的音容深深刻在月泪的脑海。
  她这才发现,恩人和迪韵,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啊!
  迪韵依然笑着,如花的笑容让月泪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我等待着,等待着你把我记起.......
  我等待着,等待着一切的开始......
  命运的转轮不再转动,它握在我们的手里只是要走下去的格局。蓝色的天际消失在更广袤的尽头,我们用鲜血铺筑通往前方的路。勇敢和青春是绽开的红棉,把它挥霍在战火的硝烟里,化作几世后的图画传奇。你眼眸中的迷茫已经涣散,我凝视着混沌的风雪雷雨,告诉你天地的开辟。盘古之所以能铸造天地破除混元,是因为他看不见被黑色覆盖的悬崖。效仿,我们睁着眼,却也像闭着一样,看不到断崖绝壁,看不到深深的惶恐。有人说,本是没有路的,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呐喊,我们虽然是第一批路的询问者,便要将使人四处碰壁的环境失去它自由主张的权利。星辰沉没到海底,浪花拍打脚踝,天涯近在咫尺,上扬的嘴角是弧度的优美体现。黑暗的一切,我们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大胆地剥夺和掠取。缘分纠葛的我们,在万颗星星汇聚的瞬间看见彼此。记住,能被封印的,就不是对的,能被扭曲的,就不是正义。坠落中,请让飓风卷起我的衣袖,飒飒如同旗帜。我们都是命运的玩笑,今天抓住了它自己。几年的征战,漫长得如数十年。那么对于今日的开始,煎熬的开始或是走向曙色的开始,你,会不会胆怯......(主要内容)
  我愿用我无法奔跑的双腿,和你折断的羽翼一起舞蹈......
  血河风雨,集聚在我的肩头......倒下的祭品啊,你会不会孤单......主持祭礼的司仪,何尝不是祭台上的礼物,只不过肩负了一层层责任和似痛非痛的故事,挣扎在永恒的爱恨情仇,和那无休无止的决策......
  征战的开始,仅仅是为了自由。而自由饱含着什么含义呢?
  月泪看着迪韵富有神秘色彩的美眸,视线渐渐蒙上了一层纱。
  迪韵望着月泪,面色如同红晕的朝霞。
  在继续行进了数十公里后,月泪提议在一棵枝繁叶茂的柏树上休息。这棵柏树不同一般,每一根树枝都有月泪的腰那么粗,可以安稳地靠着的枝干交错繁多,密密麻麻地凑在一起,浓郁几近不透风。绿色的树叶因为月泪和迪韵的进入微微摇晃犹如绿色的波浪,好像花篮里安睡的翠绿精灵。树冠似合拢的手指,夕阳经过稀少而狭窄缝隙斑斑驳驳地投下来,在摇曳的碧色中,恍若清晨日头初生的时候那般清爽。月泪觉得树梢给了自己家的温暖和宁静,作为草系精灵的她,能靠在植物的怀抱里静观树外的流华,心里便涌起一阵欣喜的骚动和小小的满足,内心像吃了蜜一样酥软。但很快,月泪又想起几乎被灭族的木族和生死不明的哥哥,心灵的快乐一扫而光,就像秋天落叶的凋零那般,随着腾涌的思潮无可挽回地败落,最后只留下一点不剩的空荡。
  惆怅的空荡纠缠了一会儿之后,月泪被困倦拉入了睡梦。
  梦是一派暗示似的画面。
  四周是娇柔的雾霾,浓密的雾飘在周身,细腻而柔软地翻转,却在手臂即将触碰到它的顷刻灵敏地躲开,就像同样两级的磁铁怎么也碰不到一块。梦境里特有的慌乱,真实得堪称第二个现实。
  雾像一头猛兽,吞食了一切。
  再次能看清时,是预言的祷念。
  月泪环顾四周,看到自己站在一座高台上。四面环山,山峰高耸入云,长满了翠色的植被,在视觉的冲击和袅袅的烟云中显得像浮在半空的凝固了,干了油彩的水墨画,淡得如同海市蜃楼,在半明半暗的光亮里微微发着蓝色调,浅蓝色的雾气蒙蒙地笼罩。高台仿佛一座孤岛,硕大的平台用一根柱子支撑着,下面是不见底的深渊,阳光照不到的黑暗是一片朦胧不清的剪影。斜坡直入谷底,岩石呈现一层叠着一层的纹路,凹凸不平制造的阴影点缀在上面。在月泪的身边,站着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眼睛被白色的布捂着,纤细的鼻梁,薄薄的嘴唇,唇齿间流露着一股威严的气势,金口玉言,令人能够想象到她一张嘴,吐出的字眼必定如流苏般华美神圣。天蓝色的长发平滑地垂在地上,在她身后铺成一道长长的地毯,囊括了她一路走来,或是没有的轨迹。她穿着海蓝色的长袍,散发着诡秘的蓝色光芒,宽大的长袖似飘逸的云朵。在她的脑后,是一个由幻象形成的六芒星,虚无缥缈得清楚,惹人注目,硕硕放光。
  她似乎在等什么。
  正在此时,迪韵从远方飞了过来,尾随她的还有五位长着翅膀的人。使月泪惊讶的是,那五个人中,竟然有一个自己!自己的穿着丝毫未变,棕黄相间的衬衫,绿色的长裤,金色的高筒靴,只是眉宇间带着现在的自己所望尘莫及的成熟和坦然,身后还生出一对淡绿色的羽翼。迪韵也变了模样,更加美丽如若出水芙蓉,显然是经历了很久的风雨,面容清高坚定。身后的羽翼是没有一丝杂质的纯白色,大约不带骨骼,柔软似风,曲伸自由。
  另外的那四个人里,月泪认出了两个人--哥哥!
  若见•蓝沁和幻焰!
  月泪喜极而泣,她忘记了这是在梦里,她忘记了那个自己已然站在了哥哥们身旁。她激动地想要冲上去,告诉那两个她挚爱的哥哥,那两个日日夜夜陪伴她的哥哥,那两个有着她所难忘的笑容的哥哥......她想告诉他们,她有多么高兴知道他们还活着.....
  哥哥!我好想你们,你们还活着啊......
  然而,直到这时,月泪才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动不了,自己无论如何也发不出一点声音......声音像冰冻的长河,力气像落下的风筝。
  哥哥!为什么,为什么.....我看到了你们,我明明看到了你们,为什么一定要让我意识到这是个梦!
  苍天啊,我日夜思念的哥哥......连在梦中,也要让我和哥哥隔绝吗?
  哥哥!
  月泪哭了。眼泪覆盖了一切。
  梦依然进行着。迪韵率领着'自己'和其余的四人,郑重地走向那个蓝发长袍的女子,对她单膝跪下,双手交叉在胸前。
  "神族奥丽玫加,观星者,吾等代表芒军,欢迎你的加入。"
  迪韵刻意强调了"神族"二字。
  奥丽玫加仰着头,看不见她的眼睛,却能明白她在望着东边的红日。
  "迪韵,你还是不肯原谅我吗?"
  "呵,我怎敢亵渎观星神族?既未曾有过矛盾,何谈原谅?"
  "是吗?那你怎还与我这般生疏?"
  "你还是不肯......承认我的冰族族籍?"
  "神族是凌驾于任何种族之上的,你何苦要追寻冰族族籍呢?"迪韵婉转地拒绝了奥丽玫加。
  "可是我本身就是冰族的人啊!我祖祖辈辈都是冰族的人啊!你怎么能......"奥丽玫加咆哮起来,泪水穿过白色的布,顺着面颊,一滴滴落到长袍上,像一朵朵妖艳的深色花朵。
  "奥丽玫加,原冰族预言师,因刺杀冰后琳达(卡特琳娜)犯下不赦之罪,逐出冰族,永远不得回来......."迪韵微微抬起下巴,目光直视奥丽玫加。"阿卡迪亚最伟大的神族预言师,您指的不会是她吧?"
  奥丽玫加叹了口气。月泪感到周围的一切恍惚了,模糊了像水蒸气一样潮湿,像波纹一样晃动。突然,奥丽玫加把头扭向月泪。随着她的扭头,周围的所有逐渐消失如同被橡皮擦掉的画卷,一点一点变为令人不安的白色。
  "月泪啊,未来起义军芒军的副总指挥。我这个预言,可是给你的呢......"
  "给......我的?"月泪的声音戏剧般的解冻。
  月泪闭上了双目。然而却像睁开了似的,意识清醒了。鸟儿的鸣叫响彻在耳边,唤醒了酥麻的神志。
  迪韵坐在枝头梳着长发的身影隐约显现。
  呵,前途,到底有多远?
  分秒的变迁,牵一发而动全身。变动是乱世动荡的标示,迈出去一步仿佛过去了千年。变化好大,棋局好乱,一波未平又起一波,时间被凄凉的奇遇压缩,骨骼吱吱地弯下去。看着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发生在你我身上......
  我们能不能熬过去?我想问一问。
  应该......能的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22 17:50:53 | 显示全部楼层
顶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22 20:08:57 | 显示全部楼层
果断顶起,不过精灵的名字可以改一改。例如拉奥叶只是一个种族名而已,一般大部分人写文是很少用种族名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22 20:28: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287239037 于 2013-3-24 10:23 编辑

那拉奥叶就叫月魂•泪光(简称月泪);卡尼娅叫冰霜之叶•含泪人•迪韵(简称迪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淘米账号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