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浏览更多内容! 登录 | 注册淘米账号
 找回密码
 注册淘米账号
楼主: 287239037

[综合交流区] 《路在何方》精灵起 义的艰难历程希望你满意!有图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3-23 22:34:32 | 显示全部楼层

名字苏了




希望lz知道我在说什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23 22:39:28 | 显示全部楼层
先这样吧,等以后有时间了给这个写个评价



首先最不能容忍的是字数问题。。。。'
希望至少到1000+在一起发出
然后就是描写问题
总之这种问题还是去问犬犬桑比较好
还可以去看下我主人的「落寞王者的归来」
那篇还是比较成功的
嗯pad打字累的腰疼
就先这些好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23 22:44:52 | 显示全部楼层
新作者好~加油写哦~
话说名字的话最好不要太长,不然真的会有种苏掉的感觉的……如果是名字的格式,一般都直接出名的好,最好能有含义比如”月泪“可以在拉奥叶身上刻画些特征,比如说在眼底凝聚有泪珠一样的印记,至于”冰霜之叶•含泪人•迪娅韵“,真是有些长了,要用”•“符号连接通常都是前面家族名,后面人名,尽量不要让人感觉到怪怪的。
就这么多了,加油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24 10:22:47 | 显示全部楼层
44026467 发表于 2013-3-23 22:39
先这样吧,等以后有时间了给这个写个评价

字数问题我开头说过啦,第一没时间,第二我要学习,第三我爸不支持我写这个。。。以后我更新的速度会更慢的。。。至于描写问题,我承认我写的不如犬犬等高人写的好,毕竟我还小呐,犬犬比我大得多哩,就像您能把三年级作文和六年级的比吗?(当然我不是三年级,犬犬也不是六年级)名字问题嘛,精灵不同于人,谁也没见过精灵,所以怪怪的也无所谓,拉奥的名字月泪是有含义和经历在里面的,卡尼娅也是,在以后的章节里我会慢慢介绍的!再次感谢您的建议,谢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24 12:35:09 | 显示全部楼层
287239037 发表于 2013-3-24 10:22
字数问题我开头说过啦,第一没时间,第二我要学习,第三我爸不支持我写这个。。。以后我更新的速度会更慢 ...

好吧
反正我已经不混约瑟文区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29 16:53: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287239037 于 2013-11-24 17:57 编辑

第四章:初识玉玲韵
and
第五章:考验
  月泪从梦境中挣扎着醒来,迪韵背对着她的轮廓越来越清晰。月泪觉得自己像是坠入了深深潭水的水底,然后周身的一切淡薄起来如同泡影,身体一点点浮向水面。在出水的那一刻,世界的倒影向后退去,落在地上碎裂开来。
  "月泪。"迪韵微笑着,笑容坚定而美丽。"你也看到这个预言了吗?"
  "所有暗示都很模糊对吗?"
  "可是呢......它至少告诉了我们,起义军队会在将来成立对吗?你和哥哥们总会团聚对吗?"
  "不管这个预言是不是真的,我们希望它是真的。既然希望,就要用行动证明你的相信。就算它不是真的,我们也要让它以假成真。"
  "哪怕死,也要死在真实的梦里。"
  "何况......奥丽玫加这个人,从来不会把自己当成梦的演员之一。所以,这一定是将来要发生的某个场景。"
  月泪望着迪韵,也笑了。
  "我信你呵。我会信任所有美好的事物呢。"
  "迪韵,呐,你说话的时候,好像在宣誓呢。"
  "你给了我坚定和决心。"
  "是吗?呵呵。"
  清晨缓缓在远方展开画卷,晨光轻薄而澄澈撒满了湛蓝的天宇。苍穹像是一只飞翔的雄鹰,翅膀掠过的地方没有阴影。晴空好看的眼神和紫外线的光圈,目光直射冲过天空一层层的渐变的蓝色,勾起丝丝的云丝,气流像刀像考验的考场,恒心出现便不会坠落,径直穿过大气层,寻找太阳的所在。清鲜的空气在弥漫中聚拢涌进胸腔,腔骨如乐的回音。树木挂起舒心的绿色,远方,你看,白桦和枣树,松树和圆柏......布满了我们要走的路。
  迪韵和月泪跳下巨树,向正东方走去。迪韵说,虽然不知道该从何做起,但向着红日升起的东方去总没错的吧。而且,正东方的青竹之城,是个被萨伦控制的城池,不过那里聚集着大批地下工作者,去那里可以打探到很多需要的情报的。
  青竹之城的城墙是深灰色的,上面残留着密密麻麻的弹坑,岩石铸造的墙壁都是这样的伤痕累累。那些弹坑有深有浅,形状各异,遍布在城砖表面,远远望去仿佛是一群飞虫趴在上面。城墙修砌的时候大概十分仓促,大大小小的城砖里出外进,如同起伏的波浪--要么就是萨伦当年攻城时太过猛烈,把古老的墙壁都震得几乎垮塌。高高的城墙顶端是很多个垛口,带着棕黄色头盔的士兵端着刺刀和机关枪,卧着或来回巡视着守着城。城顶的亭台上飘扬着五彩的旗帜,最上端的是萨伦帝国的国旗--棕色作底色,四个角画着四个黄色的圆圈。亭台上一个貌似指挥官的人不住地对士兵们指指点点。月泪看不清他们的模样,却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咬牙切齿。迪韵努力控制住自己,表面上似乎感情毫无变化,心里其实已是波涛翻涌。
  走进青竹之城,可以看到繁华的街道和街道两旁大大小小的竹子--竹子非常有特点,据说一年四季都是青翠欲滴的,水淋淋的绿色,仿佛永远沾着清晨的露珠。粗壮的竹子有着棕色的竹节,像一个个项圈套在竹子翠绿的皮肤上,成年的竹子依然带有竹笋时的稚嫩和可爱。无论是一根根竹子细细地欣赏,还是走马观花地看着翠竹连成的一片清新,都是极有情调的。青竹之城的名字应该就由此而来。街道是由灰色的石板路铺成的,平坦宽阔,繁荣热闹。两边的房子清一色的白瓦红墙,不算很高,矮矮的,却是整洁干净,墙面没有一丝污痕。一些稍微有钱一点的人家,房子后院是一块菜园,花果蔬菜颜色斑斓。街道上,卖水果的和卖蔬菜的,卖鲜花和卖工艺品的,不管是否吆喝,黝黑的脸上都带着殷勤的笑容。从食品店里飘出来的香气使人垂涎欲滴,大喇叭里播放着慵懒的音乐。讨价还价的声音与人们畅聊的捧腹大笑,沉甸甸的篮筐以及悠闲的步伐,诉说着表面意义上的安居乐业。迪韵和月泪敢说,这种安居乐业绝对只是外表,单论机警的眼神,任何一个小贩或者路人都可以和训练有素的侦察兵相比。
  这就是青竹之城,这就是一个被萨伦帝国侵占的城池。百姓们敷衍的"顺民心态",令萨伦军兵放松了警惕,一般一条街上只有一个巡警,有时候甚至一个都没有。
  迪韵看见一个带着鸭舌帽的中年男子穿着蓝灰色的马褂,正在电话亭里打着电话。男子的眼眶里是一双机警的眼睛,横墨般浓浓的眉毛紧锁,眉头皱着,眉宇间流露的感情已不能形容,有紧张,有兴奋,有担忧,有大义凛然。皱纹似刻下去的深深印痕,又像是峭壁上疾风雕磨出的凹纹,有很大的力度如同楷体字有棱有角的撇和捺的感觉。缩紧的双目,绷紧的眼眶,明亮的眼珠环顾着四周,只要看上他一眼,就会觉得那双敏锐如锋刃的眸子是在盯着自己。厚厚的嘴唇,严密地包住喉咙里发出的字眼,确保除了他和接电话的人以外,没有第三个人知道他说了什么。这位恐怕就是一位"地下工作者"吧,迪韵暗想。
  "一斤苹果多少钱?"穿着西服的青年手拿纸币,面前的果农微笑着看着他。"老熟人了,白送吧。去年你还帮了我个大忙。"果农一边用布袋包装好秤上的苹果,一边以闪电的速度塞进去一张纸条。果农的眼色泛起一丝波纹,仅仅停留了一秒,又恢复了安然的神情。"你的技术又成熟了些呢。"青年压低了嗓音,快速地道。"呵,你也一样。好运。"果农的笑容依旧灿烂。
  一个平凡而注定不平凡的城池。
  月泪问迪韵:"青竹之城还有多少秘密?我们该怎样在这里落脚?那个"地下组织"我们是否需要加入呢?还是说......我们自己再成立一个组织?"
  "依照现在的形式来看,青竹之城有名的地下组织的成员已经遍布城池的大街小巷了,如此人员众多的组织,若无变故定能成气候。但萨伦帝国的王城早已对青竹之城的地下组织有所耳闻,加上内阁的一些大臣的弹劾或者某些将军的奏本,女王正准备撤职青竹之城防守松懈的第九军团,换上机警的第三师。一旦以残忍为名的第三师上任,青竹之城的地下组织便会成为手无寸铁一般的被动组织。就算地下组织能够反击,第三师很可能把青竹之城变为一块焦土,进行全面的大屠杀。所以,我们暂时不要加入青竹之城的地下组织,不然到时候即使有撤离的机会,也没有理由全身而退了。"迪韵谈到这里,攥紧了拳头,表情变得无比沉重,无比愤怒。"可惜啊......多少人的血心创建的这个组织......可恨咱们现在还是没有能力去保护别人呐......咱们的实力远远不及萨伦帝国训练有素的精灵......到那时也是添乱而不是帮忙......"
  迪韵的声音突然沙哑而微弱。
  光有坚定的心还是不够的,力量的多少是个硬坎坎。
  月泪也沉默了。半晌,她看了看迪韵,"迪韵,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看城楼顶上的旗帜。旗杆最顶端是萨伦的大旗,往下是一面第九军的小旗,再往下是第三师的中旗。由位置和大小可以看出这些。"迪韵的眼眶微微湿润,"当年在冰族和萨伦入侵军火拼的时候,我可了解到了不少关于他们军队和旗帜的知识......"
  两人再一次同时沉默了。空气和喧闹凝结成冰。
  "二位要不要住店呢?这是本城最好的酒肆。"一个身穿白制服的小厮从左边一座高些的楼阁里跑出来,满面笑容。青竹之城的一切刚好使月泪觉得累了,她用期待的眼光望着迪韵,如愿换来对方与小厮讲价的声音。迪韵似乎没带钱,于是她将右手高高举过头顶,灵巧的手指盘成兰花状,一阵叮叮当当的碰撞声,清脆好听,一块光环圆润的冰晶就托在了掌心。"这样一块上好的冰水晶,够了吗?"
  "够了,够了......二位......小姐,您是愿意住顶楼的呢,还是二层的,朝南还是朝北....."小厮的脸因为笑纹而几近扭曲,估计他已经忘记了该怎样笑,那张脸看起来倒像是哭一般,笑肌挤在一起堆在眼下,神色喜悦而慌张,激动到极点的心使语言断断续续--大约他没见过这样大手笔的客人。
  迪韵也笑了。她是个并不是个开销颇大的人,今日被这般对待实在富有戏剧性。冰水晶产自冰族,因其坚硬,光泽剔透,颜色清澈而闻名,极为贵重,是那些富人惯喜欢炫耀的。但是任何一个力量高超的冰族精灵,随意就能唤出一块上好的冰晶。迪韵凝视着小厮的脸,心里一阵阵说不出的滋味,有如打翻了五味瓶。无论何时何地流进别人账本的钱财都可以买来廉价的笑。"嗯,随便吧。"
  "好嘞.....您二位里面请,小心门槛......嗯......要不要我扶您......"小厮点头哈腰,把迪韵等人让进酒肆。"喂,喂!周围的,还愣着干什么,快请二位贵人入客房......"被呼唤的几个店员大概没明白过来,一时间愣在原地。见他们没反应,小厮急了,"我说你们没脑子啊......大客人!"约是怕他们还不明白,他举起冰晶晃了晃。那几个人这才会意,鞠躬奉承着,带迪韵等人走上楼梯。迪韵的笑容如同冰雕上被风刻出的苍劲轮廓。
  酒肆是仿古风格的,淡咖啡色的梁柱诉说着崭新时代下虚假的古老,粗糙的表面没能让人联想到制作者刻意制造出时间久远的氛围,倒令人觉得加工厂在偷工减料;墙壁是木制的,轻轻敲击有吱嘎吱嘎的声响,因此几个没素质的嬉皮不断用脚踹着墙,然后强词夺理般的告诉小厮墙壁不结实、不安全需要赔精神损失费;墙上没有窗户;地板同样是木地板,打了厚厚的一层蜡,在房顶明晃晃的灯光下泛着光芒;一共摆了十张桌子,白色的桌布,很干净的,以至于趴在上面的小苍蝇被看得一清二楚;拧了八道弯儿的小块绿地毯伸向角落里的小柜台--绿地毯只有一小块,使人感觉它与大片木地板非常不协调,还不如不铺。小厮在骗人,要不然就是其他开酒肆的店主都更加没品位,迪韵无奈地想。这种人即使到了快要国破家亡的时候也不懂得什么叫好。
  靠墙的楼梯踩上去吱吱作响,叫人忍不住以为它可能是薄薄的、腐朽的、被侵蚀得缺胳膊少腿的木片拼起来的。事实应该也八九不离十。扶手上落满了深灰色的尘土。迪韵和月泪掩着口鼻,好不容易走到了一间客房前面。迪韵和月泪一同皱了皱眉,黑色的大门镶嵌在墙面,房间在墙里面,说好听的像柜子,说不好听的像棺材。这时从左边的客房走出一个清秀的女子,天蓝色头发扎成辫子,灰蓝与纯白相间之连衣裙,黑色皮鞋,肤色美如玉,柳叶眉下眼眸似潭水,小鼻子薄嘴唇,嘴唇红润;身后一对轻盈柔美之羽翼,腰间伸出一条尾巴。少女芳年约是十多岁,面带微笑,走过窄窄的过道,来到迪韵与月泪身旁。
  "二位姐姐,令吾辈恭候多时。"少女深鞠一躬,"请随吾辈入吾之房间。"
  "小姐何等客气,万万不敢当。只因奇怪,斗胆一问,吾等可曾认识小姐?"迪韵见对方以古香古色的语句发话,便知来者定是个文人,也以礼貌之语对答。
  "吾,姓玉,名玲韵。玉玲韵。种族飞伊特。"少女正色答道。"贵人可为雪皇否?"
  迪韵一惊,睁大眼睛愣住了。冰族被冰封后依旧遭到萨伦残余士兵的损毁,解封时几近覆灭。迪韵原是冰族的雪皇,这一点人尽皆知,但她出逃后未曾把自己的身份告诉任何人。玉玲韵是何人,怎么知道的呢?
  "若真是雪皇殿下,请随我来。"玉玲韵说完,转身往回走。"快,跟上。"迪韵招呼着月泪。
  玉玲韵走进房间,见迪韵和月泪也进来之后舒心地一笑,轻轻关上了门。房间里的家具再普通不过,但是经过玉玲韵的精心整理,显得温馨。柔和的灯光下,玉玲韵突然扑通一声,跪在了迪韵面前。"雪皇殿下救命!"玉玲韵刚刚还一副笑颜,在门外时还镇定自若,这时忍藏了许久的泪水滴滴答答地顺着脸颊流淌下来,落在地板上碎裂开去。似乎憋屈了长年的积怨。如冰山在一瞬间崩塌倒下,支离破碎的洪流拍打着心房的每一个角落。往事似水流过年华,从双目中奔涌出来。"怎么回事?"迪韵惊讶万分,赶忙上前想要扶起玉玲韵,谁知玉玲韵如何也不起来。"我是青竹之城的原住民,父母与兄弟姐妹都在萨伦帝国入侵城池时命赴黄泉。为了报仇,我加入了青竹之城的地下组织,可是近几天连续做一个梦,一个女人自称是阿卡迪亚星最伟大的预言师,她说地下组织马上要灭亡了!只有殿下能救得了我,能让我去报仇,至少,至少不枉负姐姐留给我的命......."迪韵一听,立刻想起了当年冰族是如何被萨伦摧残蹂躏的,不知不觉攥紧了手骨,指甲深深陷进手掌;蓝色的瞳仁浮现出夕阳喷血般的红色。月泪在一旁已是泪如雨下。"玉玲韵......"迪韵高扬起头,望着天花板上的吊灯,泪花摇晃着光芒。"我以雪皇的名义发誓......只要有我迪韵,卡尼娅三寸气在,一定不能让萨伦帝国好受!"
   "多谢雪皇殿下!"玉玲韵慢慢站起来,"只是这些天您最好别出去了,萨伦探子察觉到青竹之城精灵的能量体有变化,得知了您和那位小姐入城的消息,即将要全城搜捕。这个酒肆好歹萨伦不屑一顾去搜查。组织的消讯......一向灵通的。"
  "我早知会有这样的局面....."迪韵叹了口气,蕴含着数不清的难过和无奈,"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玉玲韵走到窗户前,倚在窗框上,右手托着下巴,向楼下的人群望去。"我可以装扮成一个送饭的,到萨伦军需处里去,顺便看看能不能把关于您的情报偷出来。"
  "不行,太危险了。"迪韵摇了摇头。"况且我要救你,怎能为了我自己把你往火坑里推?绝对不行。"
  "让我为正义做些有用的事情,就是救我。救我就是不使我活着却什么也做不了。"玉玲韵擦干泪痕,"正义需要有人牺牲。"
  迪韵看着玉玲韵年轻的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第二天,玉玲韵换了一身黑衣,端着一盒蛋糕,在迪韵与月泪的再三挽留中,去往军需处。路上无话。终于到了军需处门口,在一排路障中间有一条小路,两边站着几个士兵,对前来送饭的"顺民"挨个检查。一个接一个送饭的精灵映入玉玲韵的瞳孔变成怒火的红色,那些人都忘记了萨伦怎么虐待青竹之城和百姓的吗?不过很快,玉玲韵为了不露破绽,又以"他们都是像我一样来探听情报的"理由安慰了自己,面容被抹上和颜悦色的一层胭脂。善于调节自己的情绪是每个地下工作者必须具备的。在通往军需处内部的途中,玉玲韵看到一辆辆跑车和摩托车停放在两边,全部是加强了速度的类型,她不由地打了个冷颤,因为这说明一旦被发现,她根本无法逃脱。
  军需处看起来像是一座监狱。通体灰色,窄小的窗子如同悬挂在顶楼;里面有无数个绿色的容器,绿色的液体令人恶心。双脚踩在冰冷的瓷砖上发出嗒嗒的响声。没有一个士兵,都是进化成人形的精灵在把守。正在玉玲韵东张西望的时候,一个浑身紫色紧身衣,梳着长辫子的、貌似是队长的人注意到了玉玲韵二目中慌乱而急躁的神色,走了过来。玉玲韵看着面前眉清目秀、齿薄唇红的少年心脏几乎提到了嗓子眼,沉重的压力下,心脏在几近没有氧气的紧张里艰难地跳动,喉咙仿佛被绳索紧紧勒住。眩晕混合着粘稠的血液从血管里冲上头顶,热度使头颅嗡嗡作响。她根本没想到少年会向自己伸出手:"我叫紫电。"少年只报上了自己的种族名。"我......"玉玲韵几乎失去了说话的能力。"不告诉我也没关系呢。"紫电把精致的脸凑近玉玲韵的面庞,近得能感觉到彼此的呼吸。玉玲韵觉得胸腔里一阵阵发热,不由得脸红。紫电的目光如同锋利的宝剑,在玉玲韵的脸上来回划着,犹如搜索着什么。那敏锐而寒冷的光点最后对上了玉玲韵的眼睛。"听说最近有两个人潜入了青竹之城,你知道是谁吗?"这句话正问到玉玲韵的担心之处,处于崩溃边缘的意志不可喝止地崩塌,四肢的血液停止了流动。脸色变得尴尬,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蕴含着惶恐,不安,紧张,矛盾,担忧和祈祷。紫电察觉到这一点,一个邪气的微笑出现在面颊上,上扬的弧度间露出了两颗尖尖的虎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29 16:55:53 | 显示全部楼层
预告:第六章:玉玲韵的背叛;第七章:审问;第八章:刑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29 21:22:41 | 显示全部楼层
每章更长点行吗?引用别人曾经对我文文的评价“宁可一周更一长篇,也不要一天更一短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30 06:57:48 | 显示全部楼层
32084655 发表于 2013-3-29 21:22
每章更长点行吗?引用别人曾经对我文文的评价“宁可一周更一长篇,也不要一天更一短篇” ...

好的,谢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30 07:43:44 | 显示全部楼层
谔谔==....拉奥有哥哥?比我写的还胡扯: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淘米账号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