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浏览更多内容! 登录 | 注册淘米账号
 找回密码
 注册淘米账号
楼主: 98143732

[图文心情区] 【【顶起】】《天地记①艾尔风云》1-66章(1月23日已更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4-26 19:37:49 | 显示全部楼层
(接20章上文
凤凰尊者完全傻了。能使出这种技能……完全不像他女儿的实力啊。
“轮到你了。”顶顶幽幽地盯着他的眼睛。这是……精神控制力吗?他感到浑身动弹不得。似乎被能量囚笼锁住了。祭坛下的派派高声呐喊。“加油啊顶顶!夺回万年冰魄!”他相对于前几天,今天开样子是高兴多了。因为:
伊尔站在他的身边。
敖天揽住塞林的手。把一个东西放在了她的手心里。
她低头看。那是,龙族王子的平安符。
平安符。即护身符。传说古代武士上战场时佩戴此物方能刀枪不入,平安归来。敖天,却将它送给了自己。
两人的生命。从现在开始紧贴在一起。
在一起。
“雪莲圣光——契!”立体的雪莲花纹投射在空气中,被朦胧的雾气笼罩。
不到四分之一秒。顶顶异常迅捷,瞬发!
被定住的凤凰尊者眼睁睁看着锥形的银色能量刺入自己的心脏。
眼前黑下来,女儿……在说什么?家……在哪儿?
他已经不行了。粘稠的血液从皮开肉绽的伤口滴下。顶顶……这一次…..是永别。
“不——”顶顶痛苦地抱住了即将倒地的父亲,多么渴望他能再次睁开眼睛对自己说一声“女儿”,刚才的攻击,她自己都没有想到居然那么快就打出去了,完全是惯性的缘故。她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爸爸!你回来!别离开我!”
但,这一次,是真的。
清泪从她的腮边滑落。一连串的止不住。此刻的凤凰尊者,不是杀人的狂魔,不是庞大家族的族长,他现在,只是一个可怜的父亲。“爸爸,我能治好你的!雪莲——中级治愈!”她摸索着想再次释放出那种治愈术。没有反应。雪莲印……消失了。“我再也……见不到你了……”她哭的像个孩子似的。
魅影想上前安慰她。却被敖天拉住了。
“别去,给她一点儿时间。”“……
星神拿起祭坛角落的万年冰魄,默默地放进了口袋里。
远处的仔仔和RK,冲着魅影比了个剪刀手。便在0.1秒内再度破开空间,如尘埃消失在空气中。
“啧。”魅影无奈地笑笑,不愧是师傅,从古到今都是这种性格。他只能耸耸肩膀。
5分钟后。
魅影来到顶顶身边。搀扶起满脸泪痕的她,不知要说些什么。
“现在……我已经是孤儿了吗……”她无法接受这个现实。小时候父亲照顾她为她说故事的场景至今都历历在目。
“孤儿又如何。”魅影变戏法样地从身后掏出一个花生壳儿,递给顶顶。
“这……”花生壳上,粗糙不堪的指甲印刻出了她的脸。显然是魅影刻的,歪歪扭扭的大眼睛、斜斜的吸血鬼獠牙。下面还有一行小字:
哭娃精顶顶。
这五个字,是她沉默了好久,终于憋不住了笑出声来。
“哭娃精……亏你想得出来。”她给了魅影一拳。这种苦与乐的感觉对于她来说还是头一遭。“看啦!你现在不就是!”她怔住了0.2秒。甩了甩披肩的长发,“答应我,以后,别再哭了好吗?”魅影用手指为她擦去残留在眼角的泪珠。“因为…..我怕顶顶要是在哭的话,可真的会变成哭娃精哦!”
又是0.2秒。顶顶狠狠地给了魅影一个巴掌。
“让哭娃精去死啊!”她说完转身用白纱盖住了父亲苍白的脸。
……“魅影揉着疼痛不已的脸颊。心里嘟囔着(顶顶你还是假小子…..这么多年都没有变….拜托下次轻点儿好吗?太暴力可不像女孩子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26 19:40: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98143732 于 2013-5-2 21:38 编辑

《只是,一个约定》
引子(恶魔之子—魅影)
“走开!怪胎!”2个人拿着石头丢着一个小男孩“恶魔之子,滚出这个村!”另一个人也发话了,这时被他们拿石子丢的那个男孩,眼神空洞,长着恶魔的獠牙,也难怪被称为恶魔之子了。
那个男孩的手做出钩式,迅速握拳,其中一个人被地上冒出来的黑气捆住,动弹不得,“恶魔杀人啦!快去报告村长!”另一个人瞬间跑走,“呵,低贱的人类。”这个男孩低哼一声,来到了当地的铁匠铺。
“小魅,回来啦!”铁匠铺里一个打铁的大叔用毛巾擦了擦汗,看来并不惧怕这个恶魔之子。“熊叔,今天我没事做,所以回来了”这个被称作小魅的到是回答的很轻松。“呵呵,没事做啊?据说最近正气书院好像出了新书哦,不去看么?”“呵呵,那我就去了!”男孩轻跳两步,来到了正气书院。
“找到了,就是这个!”男孩从一个书架中翻出一本书,就在这时,他隐约听到了齿轮转动的声音,突然脚下一空,他摔了下去。
“嘭——————”“诶呦,好痛。。。”男孩直了直腰,发现正在一个密室中。两旁墙上的火炬燃烧起来,倒是明亮许多,男孩打量了四周,各种尸骨散落在附近。男孩顺着密道走向尽头,发现一把冒着黑气宝剑浮在空中,下面的石柱上还写了一些字。
“恶魔的灵魂,在此沉睡,只有当魔王重新觉醒,并挥动宝剑,必将带领恶魔子民统治大陆!”
“恶魔,魔王,这。。。”男孩忍不住碰了下宝剑,这时,男孩感觉身上的血被吸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男孩昏了过去,而被吸走的血化成一滴血珠,镶在了宝剑上。
半天后。。。。。。
“小魅。。。这是。。。传说中恶魔的宝剑!”熊叔忍不住擦了擦汗,“是啊,有问题么?”男孩看到熊叔脸上并没有他想象的开心,而可以说是—恐惧。“这种宝剑会迷惑你的心智。。。很危险的。。。”熊叔用了绷带把宝剑缠了起来“这样应该就没问题了!”“呵呵,谢谢熊叔啦!”此时的男孩脸色挂出笑容,和刚开始的恶魔脸完全不一样。
三天后。。。
“熊叔,你要关门了?!”男孩看着眼前关门的铁匠铺,不相信的问道。“没办法啊,小魅,谁让咱村昏官太多,收的保护费太高了,诶。”熊叔忍不住叹了气。“这群混蛋。。。”男孩忍不住抓了抓宝剑,手在不停的颤抖。。。
“熊叔!你怎么了!”此时刚采完药的男孩回来,看到倒地的熊叔,立马把他扶了起来。“小魅。。。快跑。。。那些人。。。是利齿军团的奸细。。。”熊叔说完以后。。。眼睛闭上了
“熊叔!你不能死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可恶的那些昏官,为了钱什么都做得出来!”男孩放下熊叔,提起宝剑冲了出去!
“你。。。要干什么!”此时那些人在的宝石楼已是遍地尸体,最后一个人被逼到墙角,身上颤抖着。。。“呵呵,挡我者,死!”此时的男孩舔了舔手上的血迹,拿着已经拆开绷带的宝剑。
三天后,艾尔大陆所有的公告栏都出现了一张新的通缉单,赏金达到了可怕的5000万,据说他一夜扫光了宝石楼所有的人,大家都叫他恶魔,不过,更多人叫他—魅影。
引子(恶魔之子—魅影)
“走开!怪胎!”2个人拿着石头丢着一个小男孩“恶魔之子,滚出这个村!”另一个人也发话了,这时被他们拿石子丢的那个男孩,眼神空洞,长着恶魔的獠牙,也难怪被称为恶魔之子了。
那个男孩的手做出钩式,迅速握拳,其中一个人被地上冒出来的黑气捆住,动弹不得,“恶魔杀人啦!快去报告村长!”另一个人瞬间跑走,“呵,低贱的人类。”这个男孩低哼一声,来到了当地的铁匠铺。
“小魅,回来啦!”铁匠铺里一个打铁的大叔用毛巾擦了擦汗,看来并不惧怕这个恶魔之子。“熊叔,今天我没事做,所以回来了”这个被称作小魅的到是回答的很轻松。“呵呵,没事做啊?据说最近正气书院好像出了新书哦,不去看么?”“呵呵,那我就去了!”男孩轻跳两步,来到了正气书院。
“找到了,就是这个!”男孩从一个书架中翻出一本书,就在这时,他隐约听到了齿轮转动的声音,突然脚下一空,他摔了下去。
“嘭——————”“诶呦,好痛。。。”男孩直了直腰,发现正在一个密室中。两旁墙上的火炬燃烧起来,倒是明亮许多,男孩打量了四周,各种尸骨散落在附近。男孩顺着密道走向尽头,发现一把冒着黑气宝剑浮在空中,下面的石柱上还写了一些字。
“恶魔的灵魂,在此沉睡,只有当魔王重新觉醒,并挥动宝剑,必将带领恶魔子民统治大陆!”
“恶魔,魔王,这。。。”男孩忍不住碰了下宝剑,这时,男孩感觉身上的血被吸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男孩昏了过去,而被吸走的血化成一滴血珠,镶在了宝剑上。
半天后。。。。。。
“小魅。。。这是。。。传说中恶魔的宝剑!”熊叔忍不住擦了擦汗,“是啊,有问题么?”男孩看到熊叔脸上并没有他想象的开心,而可以说是—恐惧。“这种宝剑会迷惑你的心智。。。很危险的。。。”熊叔用了绷带把宝剑缠了起来“这样应该就没问题了!”“呵呵,谢谢熊叔啦!”此时的男孩脸色挂出笑容,和刚开始的恶魔脸完全不一样。
三天后。。。
“熊叔,你要关门了?!”男孩看着眼前关门的铁匠铺,不相信的问道。“没办法啊,小魅,谁让咱村昏官太多,收的保护费太高了,诶。”熊叔忍不住叹了气。“这群混蛋。。。”男孩忍不住抓了抓宝剑,手在不停的颤抖。。。
“熊叔!你怎么了!”此时刚采完药的男孩回来,看到倒地的熊叔,立马把他扶了起来。“小魅。。。快跑。。。那些人。。。是利齿军团的奸细。。。”熊叔说完以后。。。眼睛闭上了
“熊叔!你不能死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可恶的那些昏官,为了钱什么都做得出来!”男孩放下熊叔,提起宝剑冲了出去!
“你。。。要干什么!”此时那些人在的宝石楼已是遍地尸体,最后一个人被逼到墙角,身上颤抖着。。。“呵呵,挡我者,死!”此时的男孩舔了舔手上的血迹,拿着已经拆开绷带的宝剑。
三天后,艾尔大陆所有的公告栏都出现了一张新的通缉单,赏金达到了可怕的5000万,据说他一夜扫光了宝石楼所有的人,大家都叫他恶魔,不过,更多人叫他—魅影。


魅影与顶顶的第一次相遇             (魅影出品)
“小心点,大小姐,别摔着了。”眼前一个小女孩追着蝴蝶,后面的保姆却一脸担心,没办法,小孩就是这么贪玩。
“蝴蝶啊蝴蝶,别跑啊!”小女孩追着蝴蝶,不知不觉就来到了矿山镇。
“那里有个受伤的患者?”眼前,一个人舔着自己的手,看起来浑身伤痕累累,衣服破了好几个洞,伤口夸张的露出来,有一些还结了痂,不过就算如此,他的目光依然炯炯有神。
“你受了伤,需要治疗,为什么不去医院啊?”女孩问着,在男孩身边一米远地方坐下,“呵呵,医院是不会容纳一个被通缉的恶魔的。”男孩啐了一口,“通缉?”女孩话音刚落,便听到远处传来的声音,“大家过来啊,这个恶魔在这里!”“打死他,为村里的人报仇!”“恶魔,滚出东部大陆!”此时愤怒的群众们围住两人,“他不是恶魔!”女孩大吼一声,看来用上了全身的劲,“大小姐?你怎么在这?”“看来这个恶魔挟持大小姐做人质了,恶魔,把大小姐还来!”群众又开始喊起来,“你们这些家伙,没看到别人受伤吗?这么多人欺负一个人,如果他是恶魔,以你们这些行为,比恶魔又好到哪去?”女孩大喊。“这。。。”群众们一时语塞。
“可是。。。”“没有啥可是的,我以天空之翼凤凰氏族大小姐顶顶之名,命令你们离开这里!”在这个叫顶顶的女孩说完这句话后,大家都走了。
“天空之翼?”这个男孩对这个词有了一个认识。“你好,我叫顶顶,你叫什么?”顶顶把手伸了出去,“魅影。”魅影很讨厌人类,不过这个女孩救了他一命,他也理应对对方礼貌一点。“为什么要帮助一个杀人的恶魔?”“恶魔很帅啊!长着黑色的翅膀,骑着冒着黑气的黑马。”顶顶的天真语言竟让魅影一时语塞。“是么,谢谢了。不过,你是凤凰族的人,为啥不会飞?”魅影对眼前叫顶顶的女孩消除了一点敌意。“因为我还小啊!翅膀还没长完全,我希望有一天我可以飞上蓝天,可是还要等个7年呢。”“顶顶,我在这里向你发誓,只要2年,我就带你飞上这片天空。”“真的吗?”“君子一言,驷马难追。”魅影伸出小拇指“拉钩,拉过钩的事,谁都不能反悔。”“嗯,拉钩”顶顶伸出小手指。
“小子,告诉我,你一个恶魔为什么这么想成为飞鹰?”“因为我要完成一个契约。”“是么?”老者笑了一下,“那好吧。”
两年后。。。。。。
“这个老家伙,让我吃了不少苦啊!”此时的魅影,站在了屋顶上,背后是一对巨大的老鹰翅膀,“两年,只要两年,我来了”此时,魅影张开翅膀,翱翔在这广阔的天空。
                                                                 (END)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26 19:42: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98143732 于 2013-5-2 21:39 编辑

《凤凰,起飞!》
(有些目前还没有写完,日后会补上)
顶顶人物介绍(萨爷出品)
“爸爸,为什么小鸟能在天上飞啊。”“呵呵,那是因为它们有翅膀啊。”“那,我也有翅膀啊,为什么……为什么不行呢?”“傻孩子,你还没有长成大人呢。”“恩,我一定要快快长大!”点点的繁星下,一位慈祥的父亲抱着一个可爱的女孩,慢慢地哄她睡觉。男子身后,有一对闪亮的凤凰翅膀。
“飞吧!我要飞起来——”女孩在草地上奔跑,身后留下了一串足印,身后小小的翅膀随风摇摆,“飞啊——”女孩跑到了草地的尽头,狠命一蹬,扑向了草地尽头的深渊。
“嗯?”女孩得到的不是预想中的飞行,她被一个男子抱住了,“你……你干嘛?”“大小姐,小心啊。”一个皇室护卫冷冷地说。“你放开我!”“我有权利保护大小姐的安全。”“……”“呜呜……”
4年过去了,这个女孩已经成长至7岁了,她叫顶顶,全名萨顶顶,天空之翼家族凤凰族唯一传人,家人都盼望她能成为一个文雅的公主,和外族王室联姻。可她的梦想不是,她渴望成为一位光荣的功夫侠士,受到了家人的阻止和批评。
她的梦想开始逐渐消失于她的脑海中了。直到……
那是她8岁时的一天,她追逐蝴蝶来到矿山镇,遇见了,他。
魅影。
恶魔之子,被人视为不祥的种族,受人殴打,终于一天,他爆发了,矿山镇那些欺压他的人,一瞬间被吞噬至渣,人们对他的仇恨更大了,但是,他遇见了一个人,改变了他一生。他遇见了,她。
顶顶。
(详细内容请见魅影人物介绍)
魅影自愿加入了天空之翼的飞鹰家族,在顶顶的提拔下,成为了凤凰族公主的贴身护卫。
顶顶计划着有一天离家出走寻找武圣学习功夫,魅影也知道了此事(那已经是他们相见后2年了)魅影的飞鹰翅膀已经长成,在一天深夜,他们离开了天空之翼家族的领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26 19:44: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98143732 于 2013-5-2 21:39 编辑

《凤羽挂坠-历史》
(有些还没有写完,日后会补上)
天地守护者星神(Form:魅影)
妈妈,今天是不是村里的灯节啊!一个小男孩望着眼前飞起来的孔明灯,笑了起来,是啊,为了献给保护村子的英雄,村里每过一年都会举行,小星神要快快长大哦!到时就可以保护村子了母亲笑道。当然!星神暗暗握拳。那时,他只有8岁。
可惜好景不长。。。突然一道黑光降临大地,顿时村子被毁了一半,从乌烟中走出五个人。。。
大哥,老大派我们来这个荒山野岭干什么。。。真是无聊。。。一个男子抱怨道。据说这个村子有天地守护者,所以老大让我们来毁灭这里的人,这种事情当然不可小视。为首的男子回答道,轻茂的看着眼前的人。
星神,退后!此时他的爸爸妈妈站了出来。两人额头上出现一个水龙的标志。哟?有两个不怕死的?不错,本大爷陪你们玩玩!后面一个人冲了上去,爆出自己的黑暗能量。
地魔?!(详见13章介绍)两人迟疑一下,但立马冲了上去。看来只有那招了。”“嗯。。。”“水天逆袭!星神爸妈同时喊道,一条巨大的水龙冲上去。水天。。逆袭!星神煞然泪下,他当然知道,水天逆袭是一种榨干自己生命和对手拼命的招数,看来爸妈是要和他拼命了。轰。。。。。。。。。。。。。。。。。。一阵巨大爆炸,星神爸妈消失,而那个男的单膝跪地,看来被重创了。爸!!!!!!!!!妈!!!!!!!!!!星神大喊了出来,跪在地上哭了。好了,速战速决!为首的男子做出攻击姿势,准备放招。如果有来世,我不会放过你们的!星神大吼。
能量波打了出来。就在星神闭眼的那一刻。。。轰。。。。。。。。。又是一阵响声,不过这次像是锤子砸铁的声音。星神睁眼后,惊呆了。一个穿着火红的衣服,火红头发,背后一对凤凰翅膀的人挡在他面前,当然,那人面前有个防护罩。什么?大家一起上!五人冲了上去。灭了别人父母,还想肿么滴?年轻人,真是浮躁啊!那人叹了一口气。炎凤斩!一招!只是一招就把五人击退。此时星神跪在地上,泣不成声。呵呵,不愧是炎夜,这么多年功力还是没有退步。此时天上浮现一个巨大的球。没错。他就是剑肉大魔王。哟,老剑肉,这些小新手就是你派来的啊。炎夜轻茂的看了剑肉一眼。怎么,还要来打么?”“怕你不成?你无恶不作,今天我就为民除害!此时炎夜转过身去。小子,想打败那个人么?”“当然!那些人杀了我爸妈啊!星神依然跪在地上,很好,把手给我!当两人手碰到一起时,炎夜消失了。又是什么把戏啊?剑肉做出攻击姿势。暗黑吞噬!剑肉大吼一声,此时,星神半跪在地上,赤目。身上变成了红色。嘴角微微上扬。炎夜焰飞斩!星神长出一对巨大的凤凰翅膀,飞了出去!此时天空一黑一红,两股能量发生巨大的爆炸。。。
喂,你真的要走么?此时距离那次事件以及三天了。一个男孩对星神说道。当然,毕竟那是我的梦想!星神摸了摸脖子挂着的坠链。那是一个火红的羽毛那么一路顺风。
星神长途跋涉三天,终于来到一个地方,他找了一块地方歇脚。望着面前镶金的四个大字,他笑了。
面前写着一气学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26 19:45: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98143732 于 2013-5-2 21:40 编辑

《奇风恋》
中部大陆。奇风镇。
黄沙遍地、风沙漫天。这是中部大陆最破落的地方。
曾经一处王族逃亡到此,定居下来,多年来一直和平的很。但最近一段日子,频繁有黑衣侠客进镇,有许多人亲眼目睹。他们在夜晚的子时神秘消失在镇上的烟巡湖上。
集市上。
一个英俊的男人披着黑色的斗篷招摇过市。众人哗然,纷纷议论起来。
“哎呦我看这个男人肯定是来烟巡湖里的禁地……唔唔唔。”这位妇女还没有说完,就被边上的人捂住了嘴。“你疯了吗,这是我们镇子的秘……”“请问”一只手搭在了捂嘴人肩上,“你们,在说什么。”男人的黑色斗篷散开了,幻化成,一柄嵌着黑色猫眼石的巨剑。
众人屏气收声,没人敢提一个字。
“不知道吗?”他放下搭在人家肩膀上的手,幽幽的转身离去。“都问了好多人了,为什么没人知道呢……
头发,被风吹乱了。纤细的发丝散开,阵阵异香沁人心脾。连绵悠长的古琴声,戛然而止。
她的心,也乱了吗?
转头看向窗外,一个身着斗篷面目清秀的男子漫不经心的走。没留神脚下滑了一跤,啃了泥巴。“哧哧。”她忍不住咧开嘴笑起来,突想到父亲说笑不露齿,只好收回笑容低低的笑。
“是谁在笑我?”他一抬头见是个姑娘家,就消了怒气。也跟着笑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她挨着窗棱,做了个俏皮的鬼脸儿,若是让父亲看到了,肯定要责怪她。
“我啊,我叫奇风,听师傅说中部大陆有一处特别适合我修炼,就是奇风镇,对了,这烟巡湖底,真有一个修炼禁地吗?”他倒是爽朗,大大咧咧的都说出来了。
……”她沉默了。禁地,奇风镇人尽皆知。祖上说过,不可随便外传。可是
“姑娘,你在想什么?”
“我……”她紧咬嘴唇,这么个生人第一次见就问这么个问题,她真是不好回答。
“奇风……答应我一件,我就告诉你。”
“是哪一件?”
“带我……离开这间房子,远远地离开。”
“哇塞这么好的房子你不住干什么?”
“你别管,带我离开。”
“去哪里。”
“烟巡湖……
第二天,众人发现奇风镇镇长家一片狼藉……
烟巡湖底。
“谢谢你。告诉我了禁地的秘密。”奇风开心地揽住她的手,摇啊摇啊。
“别谢我。”她羞羞地低下头,胸前的琉璃挂坠闪起灰色的光,可他们都没有在意。
“姑娘,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我叫……寒烟……
“寒烟,好名字啊,以后我就叫你寒妹啦。”奇风兴奋异常,也许是因为找到了寻觅已久的禁地,也许……是因为认识了她。
“奇风。”她拽住他的衣角。“你……的战器等级是多少。”
“咦?寒妹你为什么问这个问题啊。我啊,我是……五十二级金魂侠士。”
“我..可以帮你提升到六十级。”
“真的?你用什么方法?唔唔唔“寒烟用手捂他嘴,示意他闭嘴。
“别出声……”“嗡——”胸前的琉璃挂坠,绽放出无比耀眼的彩色光,她深吸一口气。双手齐平,合住了彩色光芒。“八卦阵法……——能量!”“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全身,快要裂开了。能量,这就是能量吗……不,我还需要更猛、更烈的能量!!!!
光芒已完全进入了他体内。奇风头一歪昏死过去。她,则捏着琉璃挂坠,这小坠子为她带来了许多许多,她现在的战器等级,已到了一百,即将突破极限。不过,她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吧,突破极限,对了常人来说只是个梦罢了。天地守护者,才能突破极限,达到神的高度。她笑笑,不语。
“寒……妹。”他醒了。
“你没事吧,感觉怎么样。”她温柔地如小猫似的,轻抚着他的额头。
“我的魂器等级……”他闭眼召唤自身的战器使,果然啊,六十级……
“风哥,我是不是很厉害啊~”她眨眨眼,冲着他炫耀。
“你的那个坠子……竟有如此之神力,看来,师傅说的一点儿不错。我找到有缘人了。”
“有缘人???”
“是啊,师傅说过,只要找到有缘人,我的战器等级就会突破六十级并且将持续提升,看来说的一点儿都不错啊!!!”
“哦呵呵。”她苦笑几声。心想这男人还真是只有小孩儿情商啊……
“好啦!寒妹,能告诉我烟巡湖底的瀑帘在哪儿吗?”
“阿咧?这娃子还要去瀑帘修炼?”
七天后。
她来到瀑帘。他,仍然在瀑帘下忍受着瀑布强力冲击的洗礼。
“奇风哥——”他的嘴角,一丝鲜血溢出,缓缓落下。
“寒妹……”他的眼中,诀别之意,已在不言中。
“我……”泪珠从他眼眶流出
“为什么!”他像个小孩子样的趴在她的肩膀上哭泣。“为什么,这么多天我的战器等级没有任何进步…..我恐怕,没有力量来保护你啊…..”她怔了一下。胸前的挂坠,爆发出璀璨刺眼的白色光芒。她痛苦地捂住眼睛。
光芒,持续了一阵子,消失了。
“寒妹!寒妹!”朦胧中,他的轮廓,敲醒了她的心门。
“我,我突破了七十级!!!!!我,我终于破了战器侠士最难晋的七十级,寒妹!终有一天,我会靠自己的力量达到一百级,并且永远守护你!!”一抹红韵,荡上了她的脸颊,最美的容颜,就在这一刻……
“寒妹……”他突破七十级后,周身环绕着红色的能量波,他抱着她,轻轻摇着。瀑帘中的鱼儿,游至这对恋人的身边,竟为之倾倒,漂浮不定。她靠着他成熟的后背,黑黝黝的脸,她轻笑几声,水波荡漾。他们,在享受着最美好的时光……
第二年,他们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奇风为他起了名字。
奇风狼。
“奇风”二字传承了他的名字,而“狼”字,则象征着他,如狼一般威猛、健壮和勇敢。
谁都不会想到,烟巡湖底,竟住着和睦而幸福的一家。
好景不长。
一帮黑衣人悄悄潜入了烟巡湖底,开启了湖底水怪的封印。
一天。
奇风仍在瀑帘修炼,他的战器等级已达到了七十八级。
寒烟在瀑帘外照顾他们的孩子,一切照常。
“呼——————”波涛翻滚,黑色涌向湖底,能量和着水流疯狂席卷着烟巡湖。
“奇风哥——”她注意到头顶异常的黑水,惊慌地叫喊着奇风。“寒妹!怎么了?”“啊——”刀光划过,血,滑过她的腮边。黑衣人,又是黑衣人。奇风气血往上涌,青筋直冒,突突的跳动。“为何要这样纠缠不清我的父母、我的哥哥都被你们害死了!我们还想怎样!”
黑衣大队迅速分为两队,中间空出了长长的通道。“奇风,你可不能不认我这个师傅啊。”
“师傅?”走出一个黑衣男子,他随意地甩头发。
“奇风,有缘人找到了?”他轻蔑地看着寒烟。“是你……师傅你利用我,就是为了找到她?”
黑衣男子索性甩掉黑衣。恶狠狠地啐了口吐沫。“你小子不会不听师傅我的话吧,和我一起合作,杀了这娘们,我们就可以自由地升级了。”“我……绝不会这么做,也不许你伤她一根寒毛!!!”“哼,这样就好玩了啊。给我上!”
杀戮开始了。
原先他清秀的面颊已伤痕累累。可是她,在他的怀里毫发未损。
“谢谢你。”她泣不成声。“寒妹,我说过的啊,我要一直守护你……守护你…..
他的头无力地垂下,他已永远不会说话了。
“奇风哥——你怎么了!!!别睡啊!起来!”
“老大,这小妮子在这儿呢。要活捉吗?”
“抢走她的挂坠,人嘛,要杀就杀吧。”
寒烟艰难地抱起奇风狼——他们的孩子,吃力地向湖面奔去。
“她要跑了——放暗器!”
湖面上的泡沫,她已触手可及,自由的空气,仅隔一层薄薄的湖水。
一枚铁箭精确无比地贯穿了她的心脏,她闷哼一声,竟没有做声,继续奋力游上岸边。
浑身湿透的她已奄奄一息,胸口的血浸透了外衣,她活不了多久了。
“姑娘,你在干什么。”一位驾船的老妇惊讶地看着她。
“帮我照顾……他。他叫……奇风狼。”
“别动,我救你上来!”
“没……用了把着挂坠……传给他…..
湖水渐渐没顶。她留给他最后的,是笑容。
孩子,你要代替我……活下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26 19:46: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98143732 于 2013-5-2 21:41 编辑

《我不是弱者》
“教你武功简直是废了!这么多年等级没有一点儿提升!垃圾!给我滚出去!”一个光头愤愤地把一个瘦弱的男孩踢了出去。
“我总有一天!会比你们都强!”“砰——”重重的关门声回应了男孩的怒吼。
下雨了。淅淅沥沥地冲刷着大地。男孩的手凉透了。心也凉透了。
“你在干什么?”“!!”一双手搭上他的肩膀。“啊……你是……”浑身沾满泥水的男孩转过脸。“噢,你就是今天那个被赶出去的学弟吧。”“恩,你是”“呵,我是仔仔。你叫什么。”“我叫……RK。”仔仔龇牙笑了下,扶起RK走进习武馆。
“这这……我才被赶出来啊。”“不要紧。”仔仔拉着他直走进里屋,把门关上。
仔仔噤声蹲下。刺啦一声,一黑一白两只翅膀把RK吓了一跳。“知道我……是什么家族的吗?”“阴阳神帝家族?”“果然好眼力,你呢。”“我……RK紧咬嘴唇,吐出两个字:“星帝。“
“星帝家族……我终于找到星帝家族的人了。”他没有兴奋多久,随后表情严肃下来。“RK,明天,我帮你唤醒你的能力。统治大陆,无人可敌。”
第二天。仔仔唤醒了RK的星帝翼翅和强大的星帝能量。
“星帝和神帝家族有什么关联么?”“呵,这可不好说啦,总之,我们以后就是兄弟啦!”“恩!”
“习武馆——PK战!正式开始!”光头吼着。横幅和灯笼已装饰完毕。瞬间习武馆的弟子全都集结到此。锣鼓震天响,唯独少了仔仔。光头皱皱眉头,自己最得意的大弟子仔仔去了哪里?
“第一轮PK——开始!”蜥蜴人“沙里”吐着信子登台,他的对手是龙人“魂希”。
沙里一记左勾拳!一记下勾拳!右勾拳!上勾拳!魂希连连后退,沙里乘胜追击,飞起一脚直中魂希小腹,一声闷响,魂希出界。沙里胜。
“第二轮PK——开始!”蜥蜴人“沙里”的对手是地鼠人“幽冥”。“小人渣。”沙里轻笑道。随手给了幽冥一记左勾拳。无效?幽冥闷笑一声,趁不备绊倒沙里,踹出场外。幽冥胜。
第十轮。终极PK赛。
场上只剩下地鼠人“幽冥”和狮人“暴逆”。“会有谁出场……战胜他们呢?”
光头饶有兴趣地翘着二郎腿评价现状。自以为没有人可以和他们抗衡。幽冥超强的防御力、暴逆超强的攻击力。强强联手,恐怕这次东部大陆习武馆的冠军就是他们吧。“还有谁参加!”他最后喊了一遍,正要起身公布冠军名单。
“我参加——”众人哗然。是谁?
披着披风的RK一路风驰登上PK台。煞气弥漫,光头颤抖着看着RK
“第……第十轮PK——开始!”
“那个废物RK,你来解决他!”“幽冥”指挥着“暴逆”。
“来了啊!”RK用手护住前额。
“垃圾,下地府啊!”“暴逆”冲向RK,“狮王拳!”“切。”RK只是微微一闪,就躲过去了。“该轮到我了吧。”RK抵住“暴逆”的额头,“星帝碎---”“咔。”一声轻响。“暴逆”的头骨,裂成两半。
他死了。
RK却显得很轻松。只是笑笑。“我灭了那个碍事的鼹鼠把。”
“咦咦?”“幽冥”呆呆地看着RK冲过来,丝毫没有戒备。
“当————”RK一拳打在“幽冥”身上。
结束了?没有
“幽冥”在紧急关头展开最强防御。挡下了一拳。
“只是几秒的关系啊,没事儿,我在五秒内解决他。”
RK没影儿了。
“什么?”
没影儿了???怎么可能?“幽冥“几近崩溃。
“我就是要让不可能的事情……”凭空的声音,出现在三秒后。
已经四秒钟了。
“变得有可能啊!!!!!”逆天的冲击力、强大的气流、震慑人心的爆破…..光头已目瞪口呆,石化了。可怜的“幽冥”还没有喊出声就被截成了两半。拦腰切断……血液和体液甚至还没有流出就蒸发在将近几千度的高温气流里了“幽冥”,死了。
“早说过了。”RK灵异地再现。“总有一天,我会比你们都强啊。”
END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26 19:48: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98143732 于 2013-5-2 21:41 编辑

《光与暗的灵魂》
(题外话:= =感谢师父仔仔一直以来的养育之恩)
各位来观战的侠士们,欢迎你们!本次东部大陆第三届比武大会即将开始!我是本次大会的主持人,本次大会请来了武圣爷爷以及刀郎前辈来做评委,好的不废话了,大会开始!
切,那个卖咸鱼的去哪里逍遥了?没有他这场比赛根本没有意思啊!一名少年,带着一个斗笠,手上拿着糖葫芦棍子,抱怨道。

第一场,由东部大陆的仔仔对战南部大陆的天棱!”“切,到我了么?仔仔把斗笠往天上一挥,在我帽子掉下来之前解决你!仔仔冷笑一下,就凭你?天棱拔出宝剑,冲了上去斩!天棱大吼一声,手起刀落,他的背后,仔仔正安详的坐在原地,全场僵硬了足足十秒,斗笠落地。噗。仔仔忍不住笑出来,走了下台,打了个响指。嘭!天棱身上爆炸!被烤焦倒地不起。真是无聊,小子记住,下次见到我,要叫帅气的仔帝!
真是无聊,那个咸鱼不在,诶。仔仔走了出去,留下静默的众人。

(过了几十局以后。。。)
下面是东部大陆第一侠士团队长奇风狼,对战仔仔!
第一?这个称呼真是让人不爽,来吧小子,锅一个单挑你们全团,老子要灭团!仔仔比了个中指,笑道。

哟哟哟,东部三大逆天之一的仔仔,不错,让我会会你吧!奇风狼冲出去,奇风逆袭!
哟?看来果然不是虚传,锅要用五成力了。仔仔手握糖葫芦棍。破。他轻轻喊了一声。

只听轰的一声,棍子表层破裂,那是。。。伏魔塔的幻影天钩?!
上!奇风大吼,冲到仔仔面前,手杖斩下去。仔仔竟然。。。用手去接!还挡下来了。什么!奇风迟疑一秒。哟,小子,战斗不能分心啊!仔仔手起幻影天钩。一成力道,斩。
一阵巨大的能量波飞出。奇风狼侠士团。。。全灭!

哟?没了?仔仔坐下。还没。。。结束!奇风大吼!顿时变成一头巨大的狼人!我要。。。杀了你!仔仔!奇风大吼哟哟,直呼别人名字是不礼貌的哟。仔仔单膝跪地。那么,直接八成解决你算了!呲啦一声,仔仔后背衣服破裂,露出一对翅膀,一黑一白。
你难道是。。。怎么可能!奇风大吼不可能!
不乖的狼宝宝。让锅给你一点教训吧!阴阳神级!一黑一白能量波飞出。一片白。。。

。。。战斗。。。结束。。。用时。。。30秒。。。
“30秒,技术退步了。。。诶,又要特训喽!仔仔走出去,留下全场静默的人。。。与台上的奇风侠士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26 19:50: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98143732 于 2013-4-28 20:56 编辑

第二十一章   你是谁?
功夫历2013821日。
中午十二时零三分。
战斗结束了。
召唤祭坛充溢着血的腥味,雕刻着独特花纹的祭坛地面似乎有了什么变化,几块砖颤动几下,爆开一道裂纹。只不过声音小到听不见。云光打在地面上,映出大家长长的影子。众人往武圣大殿赶。顶顶背着凤凰尊者的尸体,一路上没怎么说话。
“你们回来了!”武圣嘴角掠过一丝微笑,继而转身走进大殿。“天地守护者们随我来。”暂时放下悲伤和不平静的心。六位守护者走进大殿。
“又要等啊。”星神坐下来,被什么东西杠了一下。这才想起,万年冰魄,还在他的口袋里。“咝咝。”他笑了下,很快沉默了。
大殿里。
“派派、大竹、伊尔和敖天,介于你们等级的提升,我带你们去学习第二重天地宝典的技能。萨顶顶、魅影,你们在这里等我,你们已经拥有了两重技能,第三重技能我会为你们开启。”武圣说到这里停顿了下,打开了天地秘境的入口。大殿里安静下来。
“第三重宝典技能……应该很强啊。”魅影用双臂撑着头倚在墙边,眯着眼睛养神,酷酷的装备上涌动起能量波。话音里带了点不屑。
顶顶倒是没做什么评论。只是浅浅的说了一句。“你很期待?”
……一时想不出该怎么回答。顶顶的目光直逼魅影双眼,他无法躲避。脑子里某个声音在呼唤。魅影魅影魅影魅影魅影真想扇自己一巴掌让自己清醒过来。却死活无法挣脱脑中的魔比斯环。
“是。”像被冲昏了头,只好随便答一个字。之后居然在顶顶的注视下抱着脑袋横冲直撞。
“你在干什么?”
中午十二时三十四分。
天地秘境。
“派派习得第二重天地技能“飞檐爆破”,大竹习得第二重天地技能“竹、地火”,伊尔习得第二重天地技能“命悬三桥”,敖天习得第二重天地技能“龙、斩天”,恭喜你们。”武圣的声音越来越微弱,他用手捂住嘴巴剧烈地咳嗽,背部剧烈地颤抖。竟有血从指缝中渗出。他在四侠没有察觉的情况下迅速擦干嘴角的血迹。
“你们都升到了八十级…..表现的很好,你们明天一早前往南部大陆,敖天的家乡,泽之国。你们的师兄大云,会在那里等你们,等你们满级时,你们就可以升级为一阶天地守护者——天罡!”说罢,他按下天地祭坛的机关。天地秘境的墙面化为虚空,往脚下看就是云了。风刮过四人脸边,砂砂的感觉让派派倒抽了一口凉气。“这是怎么回事。”敖天四处寻找武圣的身影,却没发现。“武圣老头子呢?”大竹突觉奇怪。刚要回头拍派派的肩膀。却拍空了。
派派?
到处都看过了。武圣和派派,去了哪里?
三侠开始紧张了。大竹一屁股瘫下来,“没有武圣,我们什么都干不了。”“不一定。”沉默了良久的伊尔终于开口了。“敖天,你不是可以使用龙族的秘技吗?”“秘技?”大竹歪头盯着敖天,撅着嘴说;“你小子怎么从来没告诉我你还有什么破秘技啊?”腮帮鼓鼓囊囊,气急败坏。
“几年没有用过了啊”敖天后退一步,腰带上的挂坠微微晃动,牵出一块龙族不起眼的铁腰牌。他一把抓住,用两根手指擦去腰牌上的灰尘,轻轻吹出一口气。淡淡的金光凝聚在腰牌中心又突然散开。铁腰牌的外壳破裂,镀出一块金色的腰牌。“敖天”二字深深刻进腰牌中。“好吧,我试试。”
大竹的口水顺着嘴边流下。早就知道敖天是泽之国的王子了,肯定享尽荣华富贵。可这么多年兄弟了一次都没看过皇宫里头的金银器用,这次大开眼界,他肯定还藏着好多值钱的东西,如果把这么多金宝贝都去当了,能换多少钱啊包子、面条、嫩竹笋……想都不敢想啊!!!
“天海之约——循、踪!”敖天高举腰牌,无数金光喷溅而出,散向秘境的每一个角落。宛如一根根金发,如果这是一位姑娘的头发,那一定是个大美人吧。大竹这样想。
金光喷溅的速度突然增加不少,变为漩涡样,疯狂朝秘境的尽头,虚幻的墙面上撞。“怎么?”敖天的脸色大变。腰牌的力量他竟控制不住了。一个战栗,腰牌“乒”得落地。金光如同希腊神话中蛇人美杜莎的头发直扑三侠而来。“哇啊。”大竹丝毫没有防备,拽住身旁呆愣着的敖天和伊尔冲向天地秘境的一头。
这简直是一种挑战。百米长跑可不是大竹的强项,特别是在这种性命攸关的时刻。大竹的腿快断了,冷汗一颗颗从额角冒出顺着脸流下。冰冷的感觉让大竹打了个哆嗦。
坚持住啊!!!自己!!!
中午十三时零十分。
派派的瞳孔骤然放大、放大。呼吸也几乎停止。
眼前,是武圣的面容,正要上前,却见这张脸迅速地萎缩、变得萎靡不振。再后来这张脸逐渐被血液覆盖,粘稠的、猩红的血腥味刺激着派派的每一个毛孔。武圣的脸被撕裂了。脑浆和黑血混合着白白的液体散开,向派派蔓延过来。“不要!不要!”派派脸色苍白,惊恐地想要躲避。可那种湿滑的血腥味无时无刻在派派身边如影随形。“救命啊!有没有人!”派派的眼角飞出泪水,他拼命地往后跑、往后跑。企图引起别人的注意,却是一片死寂。
已经跑到头了,高大的死胡同封住了派派的希望。
几近绝望。派派投降了,泪水滴落在地面上,迅速渗进消失。嗓子已哭哑了,只能发出“咝咝”的气声。血流很快追来。派派倚在冰凉的墙边。等死。
“走开——走开!”咦?是谁?想象中的窒息感没有出现。派派微微睁眼。一个高大而精瘦的男子为他挡住了血流的冲击。“你好厉害啊。”派派开心地站起来,搭上那人的肩膀。“你叫什么名字?”
他缓缓地回头。
回头。
派派看到了一张脸。
一张脸……
“怎么可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26 20:10: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98143732 于 2013-5-3 19:24 编辑

第二十二章   记忆重新拼合!新的起点!
一把闪着寒光的利刃刺入大脑,切碎了所有细胞组织,鲜血疯狂地喷溅,身体被撕裂成无数块,满世界的血红色……派派的声音开始颤抖,剧烈的头痛袭来。眼前是红的黄的绿的发光的,混杂的一大团。肆意地跳动、旋转。“你、是谁?”
眼前人头顶嵌钻玄铁冠,身披飞龙纹虎的火红袍子,腰佩玉雕血风带,脚穿银白墨绿靴。不看衣着,长相怎样看来都与派派毫无两样。
和我长得一模一样?是何方神圣?
“我可不是神,我,就是你啊。”这哪里是一句话,分明是一支利箭,一下扎在派派的心坎。派派的脑袋“嗡”了一下,他有多大本事?能读懂我的内心?手心被汗浸湿,黏滑的触感使派派皱了眉头。
他单手撑地站起来,右手关节“咯吱”一下,他痛叫了一声,还没站稳,又再次摔倒,疼痛如潮水般袭来,一波比一波强烈。该死,胳膊伤到了。狠命咬着牙关,派派改用左手扶墙站起,棕褐色的头发自然地在额前披散着。他紧盯“他”的眼睛,试图从那深邃的眸子里挖出些属于自己的记忆和秘密,可惜,他挖不到,和他一样黑色的眼瞳始终保持坦然和安详,甚至一分钟都不眨一下。
“不!你在骗我!说!你到底是谁?!”也别管那么多了,派派捂着伤胳膊,扯着嗓子吼道,目的是为自己壮胆儿。眼前的“他”眼神中突然多出了一种几乎可说是严峻的东西,沉默两秒后,他的嘴唇开始蠕动。
“我是天魔斗——索云。”说完,“他”消失了。
索云索云索云索云索云
可怕的回声震荡派派一仰脖,昏了过去。
功夫历2013822日。
天亮了。
凌晨时分的艾尔大陆,格外狰狞。
“派派!——”“派派!——”记忆重新拼合。时间纵轴和空间横轴在一个点交合。他醒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身体不自觉地战栗,拼命地呼喊。褐色的头发炸开,手心冰凉的触感、世界混沌的血红。派派浑身颤抖,敖天和大竹被他推出了五米开外。
“你在干嘛?”咬了一嘴土的大竹顺势扇了派派一巴掌。惯性的作用让他狠狠压在派派身上。“啊噗——”一口胃液迅速分泌,糊住大竹的眼睛。他被压得很惨,习武服的皱褶深深压进肚皮,好像瞬间瘦了一半。
时间……记忆……对话……派派恍惚起来。没留神往后一退,坐倒在红珊瑚丛里。
这回是真的疼死了。刚刚大竹的肥屁股就去掉他半条命,肚皮遭了秧;这次红珊瑚的棱角豁他的后背,割出许多红印子。
“好了好了,别闹了。”敖天扶起派派,幽幽的转了个身,掏出龙族玉佩。
“我南部大陆的子民们啊——为我指引一条光明的路——”他显得神经兮兮的,长念一大串幽深的话之后居然跪倒下来。大竹和派派满脸黑线。
搞什么?
“尊听王子吩咐。”一个长相奇怪的蛙人跳到众人面前。绿色的软皮、黑色的条纹、看上去不怎么舒服的铁甲,构成了这个家伙。派派挨上大竹的肩膀,耳语几声。大竹会意,走到蛙人身后。
准备好了吗?大竹尽情扭曲着自己的表情,拉长眼皮、放歪嘴巴、绷住面部。手指轻轻点了下蛙人的肩膀。
回头吧,回头吧,回头吧,吓死你。
如大竹所愿,蛙人回头了。
真正吓得半死的,是大竹。
这是一张多可怕的脸啊,脸上的血脉看的清清楚楚地现出来,像根根的青绳子。“突突”地跳动。鼻子根本就是两个洞,不停地扩张、收缩、扩张、收缩。
先前的憨厚性格全然没有了,大竹杀猪般的嗓音迅速传开,敖天默默地捂上耳朵。家乡,我回来了。他整理好衣领,唤出天地武器,朝身后的派派大竹和蛙人挥挥手。“派派、大竹,我们要赶路了。”
“吓死我了……”待蛙人再度转身,大竹才算透出口气,胸口渐渐有了热气。
派派叼着根草茎,几步追上敖天。
“敖天。”派派变得严肃,他猛地扒住敖天的肩膀。扯着他转过脸来。“索云,叫我索云。”派派的脸色发青,音调像变了个人,因而使他的谈话具有一种特殊的魅力。
“什么?”敖天怔了下。
“以后别叫我派派。”他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叫我索云。”
敖天又是疑惑,又是好笑。心想派派中了哪门子邪,倒改起名字来了,罢了,就依着他的路子来吧。“好,索云,我的好兄弟。”敖天和他握了手,就叫上大竹,继续赶路。
鱼儿三五成群,从珊瑚中钻进钻出,倒是个个都又白又肥,鱼肚子泛着淡淡的粉色,色如梅花。在雷鸣般的波涛声中,一列黝黑的高大巨石,似一排锐利的牙齿伫立在海底。巨石之上……
“呦呼,我大云来喽——”他个子高高的,肩膀阔,两臂异常的长,腰佩一柄象牙石刃,头发懒懒的散开,很浓密。常年海下生活造就了他一身好水性,浑身那个矫健劲儿,叫人一看就晓得这是一个威武勇猛的小伙子。此刻他凌空审视着三侠,默念道:“那个猴子,就是索云大侠了哈,老子倒要去会会他!呀呼——”
只是轻轻一跃,便落下百尺高。他轻巧的在石壁上攀爬,一会儿就来到珊瑚丛里藏匿起来。悄悄跟着三侠的步伐。
“不把你们弄到九十级,我就不叫大云!”
“呦呼——”轻松翻越珊瑚丛,三侠走得越发快了。丝毫没注意身后一路追赶的大云。“死小子,也不等等我。呼哧呼哧。”大云板着脸孔抱怨。
“终于追上你们了。”
“去死——敢偷袭本大爷!”大竹怒吼,同时一拳推出。
“哎呦我去……”五十米外,大云愤愤骂道。“混蛋小子,这么不识相,到时候看我魔鬼训练累死你,哼。”
“我说大竹,你刚才打的人是谁啊。”索云问。
“不知道,肯定是个疯子。”大竹拍拍肩膀。
“听声音,好像是大云师兄啊。”
“大云师兄?不会这么巧吧!!!”
……
“拦截到他们了吗?”一人淡淡道。
“还,没有呢。”身边士兵打扮的人答道。
“废物。”流星划过,血迹,打湿了衣服。
青铜色的黑龙服,雪亮的头发,嘴角紧紧咬着。
这是南部大陆深渊修炼场。
“索云,你还是来了,不枉我等了三千年啊。”他喃喃道。
南部大陆,杀气缓缓腾起。
“又是好戏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26 20:16:1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多字,给乃人工置顶吧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淘米账号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