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浏览更多内容! 登录 | 注册淘米账号
 找回密码
 注册淘米账号
楼主: 98143732

[图文心情区] 【【顶起】】《天地记①艾尔风云》1-66章(1月23日已更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4-30 14:44:05 | 显示全部楼层
吾奉小萨之命前来支援置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30 14:55:5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30 19:41: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98143732 于 2013-6-6 21:35 编辑

第二十九章   苍氏家族的养子
“我们现在能做什么?”塞林走到内室门口,回过身来看武圣。
“离开这里,带着民众离开这里。”武圣眼睛眯成了一道缝。
“民众?他们也要离开?为什么?”
“如果你不想在重回到这片土地的时候看见遍地的尸体,就按我的话去做。”
“也只能听师傅的了。”塞林走出内室。
过了一会儿,她又折回来了。
“师傅您不跟我们走?”塞林很担心武圣的安危。
“不了,我老了”武圣凝神聚元,手心赫然出现青龙的影子。
他对着被战火熏红的天空苦笑了一下,紧接着毫不犹豫地握紧手掌。
他破碎了自己的元神。
青龙的元神。
一缕香魂散去,武圣笑了。
塞林,我的女儿。
我不会离开你,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武圣的身躯化成了片片雪花,这是他唯一能留下的东西。
“师傅。”塞林用手接住一片雪花,武圣的体息仍然存在。她明白,武圣用自己的身体,换了东部大陆人民的生命。这是青龙的独有技能,在关乎东部大陆生死存亡的时刻,守护神定会做出这样的牺牲,武圣就是青龙,青龙就是武圣。现在青龙不在了,不知其他几位守护神会有什么新动向。
手中的雪花舒展,银白的光圈附体,雪花变得坚硬,成了一枚精致的挂饰。
“雪花挂坠?我会收好的,走了。”塞林收好挂饰走出房间。
“各位父老乡亲——东部大陆即将遭遇大劫!快随我离开吧!”
“小姑娘,还认得我吗?”一双手搭上塞林肩膀,热乎得很。
“你是般孤?”塞林认出眼前人,好久不见,他们都快不认识对方了。
“塞林——”般孤紧紧抱住塞林,痛哭流涕。“奇风队长死了,圣光战队散了,只剩下我和梵惑、坤雷在大**处流浪,吃晚上顿没下顿,谁想到昔日的圣光战队会落的如此境地!”
“梵惑和坤雷在哪里?”
“梵惑同我一起出来了,坤雷还在客栈。梵妹,找到塞林了。”
“林姐,林姐,坤哥在客栈修炼,坤雷昨晚突破九十七级了,我们都九十级了,林姐你呢?”
“这么快?上次我们分开的时候坤雷不才七十五级吗?”塞林抚衣轻笑。
“坤雷他可不简单,他背着我们干的事情多着呢,升级对他来说不是难事。”般孤爽朗的大笑,三人肩搭肩走向客栈。
“啊啊——呜——”简陋的客栈其中一个房间,吱吱的电火花爆开窗户,炸开床帘。“不,不行了——”房间里一个俊俏的男子眉头紧皱,痛声疾呼,他是坤雷。
坤雷手中的琉璃挂坠射出的电波牵动坤雷的脑波,“不,我不要升级了,我不要!”坤雷头痛欲裂,电火花撕开衣服、割裂额角。坤雷呻吟无果,倒地不起。
“我要死了,我要死了”琉璃挂坠听懂了他的话,收敛起电波落到坤雷手边。
“呼,呼。”坤雷包扎好额角的伤口,查看自己的战器等级。“呼,九十八了。”头痛缓了,坤雷甩甩琉璃挂坠,暗笑着。“哼,奇风队长的宝贝真是好用,难怪是祖传的,队长啊队长,你也没想到吧,你这宝贝终归会落到我坤雷手上!”
“不过也有缺陷,就是一天只能使用一次,不过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哼哼。”坤雷拔出双刃剑挥舞,所到之处风声呼呼,吹毛即断,遇水则分。
“坤雷,塞林找到了。”般孤跨进房间,呆住了。
坤雷割破手腕,血流了一地,他居然如没事人一样四处耍荡。
“喂,坤雷,坤雷!”“嘶——”
坤雷扑向般孤,双刃刺杀,阵法飘逸。
“我早就想杀你了!”坤雷丧心病狂,红着眼睛。
功夫城区,一条陋巷。
青石砖上趴着一个男孩。
“疼,好疼”他睁开眼睛摸头,摸到热热的液体一看,满手的红色。
“呜哇。”他被手上鲜艳的红色吓到了,扯喉大哭,悲腔漫天。
他用力捶打砖面,手锤得生疼,泪水仍不见少,一颗一颗往下掉。
黑色的习武袍,英俊的面孔,圆润的发音。这是谁家的男孩?已经成年了,看上去十八九岁。妙啊妙啊,恰在我花甲之年碰见的男孩,相貌堂堂,可以收作我的养子,天给予的缘分呐!
老人扶起男孩,掸下他身上的淤泥和沙土。“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会在这里?”
男孩迟疑了几秒,支支吾吾。“咿……我,我不知道。”
老人心中一阵窃喜,他俯下身和男孩面对面。“爷爷领你回家,好吗?”
“这…………好,好。”男孩响亮地回答了老人。
老人脸上抹过激动的神色,男孩天真地看着他,老人发话:
“作爷爷的儿子,给你一个家,你我真是前世有缘啊,以后就叫你……小苍,苍若痕,如何?”
男孩点点头,眼前这个老人给予他一种独特的温暖,慈祥温柔。
“哈哈,小苍,爷爷叫苍叶羽,以后,你就是苍氏家族的人啰。”老人牵着男孩的手,边走边笑。
身为“小苍”的男孩开心地跟着老人跳着、走着、蹦着。
他身后习武袍中的恶魔烙印,又深了一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30 20:16: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98143732 于 2013-6-8 21:11 编辑

第三十章  寻找神器的代价
“小苍,这里就是你的家了,开心吗?”苍叶羽推开破旧的房门说道。
“当然,小苍很开心,老爹,多谢了。”苍若痕适应了新身份,彬彬有礼地笑着答道。
“你开心就好,来,南遥,这是若痕。”苍叶羽呼唤着远处人的名字。
“南遥见过若痕哥。”很快一个美貌灵巧的女孩应声而来,握拳拜了,眨眨眼轻笑。
“免礼免礼,你就是南遥?”若痕领南遥进房间,苍叶羽笑着走了。“南遥,借一步说话。”
“若痕哥找我何事?”南遥问道。
“南遥,你听说过恶魔族吗?”若痕冷笑道,话音一下变了调。
“恶魔族乃是大陆最邪、最阴,修炼武功和战器最特殊的家族,若痕哥问着做什么?”
“南遥,你过来。我给你看。”若痕一把把南遥揽入怀中,笑道。“若痕哥就是恶魔族的人,你怕是第一个知道我秘密的人了。”
“什么?若痕你。”苍南遥挣脱开,起身就跑,若痕从后面劫住南遥,一角绝翻在地,说着:“恶魔族不是常人可以见的,你老爹养了个恶魔,真是幸事。”
“你要干什么?不要过来。”苍南遥捂脸哭了,呻吟道。“你走开,走开。”
“想见识见识吗?放心我不会伤害你。”苍若痕凝神聚气,黑风绕梁,呼声不绝于耳,煞气过去后背多了一对恶魔黑翅。“如何?”
苍南遥诧异地问道:“若痕你是恶魔?真的啊。”
“我不是若痕,我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不知道我的身世可我认识了你。”苍若痕收回黑翅咧开嘴笑了。
“你想要我做什么?”苍南遥撑起身体问道。
“我要你……”苍若痕刚要说就被打断。“谁在门外?”若痕打开房门,苍叶羽一脸凝固。
“老爹?”苍若痕后退一步示意南遥过来,紧张关头装出奇异的笑容说道:“老爹找若痕何事?”
“你不要装。把神器交出来。”苍叶羽眉头紧皱,嘴角下浮,骂道。
“老爹什么神器?”苍若痕又好气又好笑。
“鬼斧,苍氏家族的战器雏形:鬼斧神器,交出来。”
“战器雏形丢了关我什么事?”苍若痕摔了门进屋坐下。
几分钟后苍叶羽敲门呼唤道:“若痕,老爹找错人了,现在真凶找到了,向你道歉来了。”
“老爹搞什么?”苍若痕走向房门,抱怨道。
“不要开门。不要开门!”苍南遥哭得梨花带雨,苍若狠心一狠打开房门。
“砰。”两个彪形大汉当即踹翻苍若痕,用麻绳绑了,苍叶羽呼出一口气叹道:“苍南遥你没事吧,老爹看走眼带那个混小子进家,他没有欺负你罢。”
“爹,你都干了什么?”苍南遥推开苍叶羽独自去了,苍叶羽两眼乌黑气的说不上话。
“呃啊啊啊啊啊啊。”苍若痕醒了,出了一身的冷汗。
这是哪,苍若痕四处看着,昏暗的囚室仅留着一盏窗户透气,黑漆的鞭条摆放在墙角。
身体被捆在刑架上动弹不得。“是谁?是谁把我捆在上面?快放了我!”
“你就是苍若痕?偷了神器就快交出来,免受皮肉之苦。”一个赤目黑瞳的男子走进刑室笑道。
“又是神器,如今苍天在上,若是我动了神器,就让我天打五雷轰呵。”苍若痕仰天大笑,果真一条好汉呐。来者双拳紧握,牙关紧咬,吼道:“你当真没有拿那鬼斧?”
“随你怎么问,老子没有动!”苍若痕闭目静思。
“念你是新来的,罪过可以免。”来者不依不饶地叫嚣道。
“啧,好笑,既然我是新来的,为何怀疑我?”
“苍若痕,注意点,苍氏家族查遍上下唯独你一人有疑,还想推脱吗?”
“小兄弟,听你口气也是新来的,叫什么名字?”
“叫我米诺吧,为何问这个?”来者语气平和许多。
“米诺,我不是苍氏家族的,和我一起潜逃,如何呀?”苍若痕目光浮游不定,眼神闪烁。
“大哥名号是?”米诺紧盯苍若痕的眼睛,越发看得紧了。
“可惜,我不知道。”苍若痕叹道,“老天让我曾经的记忆尽失,名号和名字、身世都忘得干净,如今只有个干爹给起的空名字,天命弄人呐。”
“大哥如此这般,小弟怎敢不从,今夜就出发。”米诺解下苍若痕,从后门捆些行李匆忙走了。
“可恨,可恶。定要将这贼人抓回来。”苍叶羽拍桌吼道。“走了个下人不要紧,哎呀这下该如何是好..
“爹,吃水果。”苍南遥端着果盘放在苍叶羽案上,问道。“若痕哥找到了吗?”
“哎呀我的儿,别再提这若痕啦,现在满家族的通缉他老爹都受不了了哇。”苍叶羽愤愤骂道,拿起一个苹果扔到苍南遥脚下。
“我……若痕哥是冤枉的。我可以作证。”苍南遥跪倒下大哭,抽泣道。“女儿愿为若痕哥承担一切罪过。”
“唉,南遥,如今爹是保不住你了。”苍叶羽扶起苍南遥,说道。“你走吧。”
“女儿不走……女儿今后如被家族内人擒住,该如何脱身?我不走!”苍南遥掩面跪拜在苍叶羽面前、“恳求爹爹为女儿除去家族印记和家族战器,今后我只愿做一个普通人。”
“你这又是何苦……”苍叶羽犹豫再三,点头答应了。“把手拿出来。忍着点痛。”“谢父亲。”
“好了,从今往后,你就不再是苍氏家族的人了,你我亦无任何关系,去吧。”苍叶羽温柔地拍拍苍南遥的肩膀,说道。
苍南遥噙着泪忍着痛别了父亲,手心里十字形的伤口压制住苍氏战器鬼斧的煞气,苍南遥携上几个物件离开了。
“苍南遥,爹当然知道若痕是冤屈的,你还太不成熟了。”苍叶羽拿出桌下的发亮斧头,暗笑着。“神器守护使,以后就是你苍若痕了。”
当天夜里,苍若痕与米诺出了东部大陆。进入南部大陆——泽之国。
“我是火精灵族人,南部大陆和我家乡很靠近,这地方我熟悉,大哥放心走吧。”米诺背着两人的行李与苍若痕说笑。
“米诺,前面是个什么地方?”苍若痕手搭凉棚向远处看,问道。
“苍哥马上到深渊修炼场了,那儿有我兄弟,再走个二三里路就到了,来。”米诺拉过苍若痕的手说着。“你手好凉啊。”米诺哈了口气,苍若痕的体温出乎他的意料。
“米诺,我好冷……不要走了。”苍若痕双肩冰气缭绕,金印显现在左臂,一闪一闪。
“苍哥,你胳膊上是什么?啊..”米诺慌忙屏神运气,火灵注入苍若痕体内,金印压制住了,点点闪烁好似燎原之火。
“我好冷……”苍若痕听见耳边风声呼呼,苍叶羽凶狠如铜铃般的话音传入耳廊:
“苍若痕,今日起你就是苍氏家族的神器守护使,不找回神器不许返回东部大陆,违例者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30 20:25:21 | 显示全部楼层
人工置顶-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30 20:26: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来挺喜欢的,22没质量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30 20:27: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98143732 于 2013-6-15 15:38 编辑

第三十一章  邪神乍现——魅影的老爹?
“魅影,魅影。醒醒。”梦中,一名男子摸着小苍的脸,喊道。
“你是谁?我是苍若痕啊。你找错人了。”苍若痕木讷地答道。
“不,你就是魅影——我的徒弟,恶魔之子,时候已到,必将带领恶魔子名统治大陆。”男子轻笑着说。
“你知道我以前是谁?我叫魅影吗?带我醒过来,带我醒过来吧。”苍若痕突然领悟到什么,起身握住那人的手。
“天地守护者的职责是什么?魅影?”男子突然消失了,代替他的是一个戴斗笠的男人,他托起苍若痕的下巴,问道。
“守卫大陆,在大陆子民最危急的时刻拯救大陆,他们代表着光明、希望和信仰,大陆有他们的存在,必将会让光明冲破黑暗的束缚!”苍若痕的心扉一下展开,不受控制地念着,仿佛是另一个灵魂附身,机械地说话。
“说得好,现在你做到了吗?魅影。”男人的话音突然转为愤怒,他挥动十指,波动气力,直冲小苍而来。这股能量黑白分明,难以辨识它的发招结构。
“我,我没有。”苍若痕右手揽住这股能量,竭力压制它给自己带来的烧灼感。左手紧握,手指刺进手心深深的痛楚,“咿呀——恶之灵!狂暴。”苍若痕身体扭转,额头闪现恶魔的徽印,黑暗里透着铁锈的红色,右手的能量转向左手,左手已经变化为一个微型的吞噬空间,周身的气雾、血力,包括那股能量均被吸入其中,苍若痕砰得合拢掌心,如天崩地裂,阴阳消沉,苍若痕轻蔑地吸进吞噬空间里的灵气。
“你成功了,我的徒弟。”男人解下斗笠,发丝飞扬,他走向苍若痕,双手再次聚气,火红的球形闪电在一秒内扩散完成。“近距离的招数,你怎么破?”
“你,啊——”球形闪电砸向苍若痕,“速度太快了呃。”前额发丝被连根烧断,“不要——不要。”苍若痕的眼睛被熏得乌黑,泪水挂在下巴上落下。
“不,不要再来了,我认输,我破解不了”苍若痕跪拜下来,额角触底,说道。
“这才是热身,我们继续,仅仅这样就认输,还不是我的徒弟。”
“可我……”苍若痕摸着脸上的痛处,思考再三,点了点头。
“让你看看我的真实水平!魔血罗刹——刹临万物,崩天灭地,金斗莲花!”苍若痕握拳高举,血气流动,双眼变得通红,在一展开手掌时一把莲花剑柄的金色剑现出,苍若痕啐了一口之后挥剑向面前男子,说道:“我们开始吗?”
“满足你的愿望。”男子甩开斗笠冲向苍若痕,脚下似乎已经长了翅膀瞬移过来,捏肩、卡腿、越肩摔!苍若痕痛苦地喘气,还未反应过来,男子突然出现在背后,顶肩、插肺、小步轮投!这种招式、这种速度,他是谁?苍若痕竭力抬头向那人看去,剑光一闪,男子不知什么时候夺走了刹临剑,杀人的利器距离苍若痕的咽喉不到两寸。
“杀了我吧。”苍若痕索性闭上眼睛。
男子见状收回剑刃,冷眼看着苍若痕,温柔地俯下身摸他的额头,“我不杀勇士。”
“勇士?”苍若痕觉得好笑,他借力撑起身体又被男子按了下去。
“你干什么?”
“嘘——————小声哦。”男子微笑着龇牙提醒苍若痕同时竖起手指收声。“看看你背后吧。”
“什么?”苍若痕转头向后看,男子诡笑一声,打了个响指,身体变成黑烟散在空气中,飘至苍若痕背后又突然成型,一个身穿紫色长袍黑色纹虎腰带、戴面罩的男人托住了苍若痕的下巴。
“你是谁?松开我!”苍若痕推开男子的手,男子噗的笑了,用手指勾了勾苍若痕的脸庞,转身面对他的目光。苍若痕发现自己的下巴和脸上多了两个黑色的印记。
“恶魔终究是恶魔,跟随我的步伐吧,不会让你吃亏。”男子伸手作勾状握拳,黑气覆盖全身之后,男子身上多了一层黑色的甲壳。
“你不是师傅……”苍若痕低头辨了下男子的气息,低声说道:“师傅不是你这样阴冷的人,你是谁,不许再骗我。”
“恶魔之子——魅影,终于记得我了吗。”男子低哼一声,扯去身上的一层薄薄的甲壳,吼道:“就让你看看我邪神的真实形态,不要眨眼哦~
“恶心。”苍若痕吐吐舌头,凝气坐待着男子的变化。
“邪神形态——午夜黑风——刹临天地。”男子手捂心口,凝出一颗内丹,放到嘴边吞吃下去,刹那间男子爆体而出,砰声不断,黑气缭绕,他的脸模糊不清,只听见狰狞的笑声。
五秒钟后男子挥开黑气,踏着云团走到苍若痕面前,闪闪发光的铠甲上嵌着恶魔的尖牙,牙尖上沾染着鲜血往下流淌,靴子更加霸气,黑色纹着白色边的底色,配上点点黑,他整个人就像是从画册里穿越而来,不食凡间烟火。
“你到底是……太完美了。”苍若痕呆住了,不住的赞叹着。
“这就对了嘛,来来来,我的孩子。”男子挥动手掌示意他过来,苍若痕走近后,男子伸手在苍若痕胸前画上了一道乱纹。
“你干嘛?”苍若痕奇异地看着面前的男子,他又种说不出来的熟悉感。
身体内的能量被迅速激活,每一个细胞都充满活力,黑色的波动侵入大脑,侵入每一条神经,苍若痕感到从未有过的能量涨满感,闭眼感受黑色的气能。
“现在,睁眼看你身上的变化吧,”男子温柔地笑着。
“你要我看什么?哇啊。”苍若痕被自己惊呆了。
自己身着一套酷似男子身上的铠甲,白色的纹印散发出黑暗的息,属于恶魔的尖牙更是让他感受到自己记忆的阀门被迅速的冲开、泡散。
“我叫魅影,我是恶魔之子,我将带领恶魔的子民统治大陆,挥舞恶魔的长剑,是的,这就是我!”苍若痕,不对,现在应该是魅影感受着自身能量的畅快波动。
“现在,可以让你认识我了吧?”男子轻盈的笑道。
“当然,你是谁,我的导师吗?”
“不,我是你的爸爸。”男子抚摸着魅影的头发,手心里出现电流波动。
“你是我的爸爸?真的吗?”魅影激动地看着眼前一脸沧桑而又略显温和的男子。
“魅影,我就是你的爸爸,你可以称呼我……”男子的脑海一酸,感到了什么,松开魅影匆匆的转身,“他没有死?天哪。”
“爸,你在说什么?”魅影凑上去问道。
“不管你的事!让开!”男子抛开魅影划开空间离开了,留给他一个背影。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啊!”魅影扑向男子的后背,空间出口马上闭合,魅影撞了个空,跌在地上。
“我叫天……”魅影听见一个模糊的字眼,至于后面的文字,都化为杂音消失了。
武圣大殿口。
塞林和般孤、梵惑、坤雷默默地点上了一根檀香。
花瓣飘零,顾影自怜。塞林叹了一口气。
“星神哥,你可以安息了……
说着她将檀香放在星神曾住过的房间里,星神的照片和那把萧杀远岚,留在了他用过的破旧的案上。
“塞林,在此为你祈祷,愿你的灵魂,在下辈子,可以过得安稳,不要,在遇见我们了,那样会给你带来更多麻烦。”
谁都没有注意到,山谷下,一只手扒住了山崖下的一块湿土,捏得很紧、很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5-2 21:45: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98143732 于 2013-6-15 23:40 编辑

第三十二章  雪莲,我爱你
“师傅,还在睡觉吗?”索云慵懒的倒在大云身旁。
断魂戡已经与他身体完全融合了,现在的索云实力大大超过以前,暗黑气力和光芒利器的结合让他的面孔发生巨大改变,左眼黑瞳,右眼光瞳,额头正中分明是一道分界线,这般紫红,那般金黄,活脱脱撕出了两个人。
“世事难料,人生无常,索云,你大了,要学会照顾自己。”大云不知什么时候醒了,摸着索云的头发说道。
“师傅醒了?徒弟守了您一夜。”索云拍地而起,手心向上连通神脉,右眼的光瞳浮现出神印和战器“棍”的雏形阴影。“你干什么?”大云纳闷地看着索云,他想做什么?神器结合?
“神器结合,师傅猜的不错。”前身身为神将的索云运用心灵感应猜到了大云的心思,准确的回答了他,同时左手猛拍左眼边,抓住一缕黑气迅速带出,气在手中环绕,索云手呈爪型,尖长而锋利,精确地斩断了黑气,气分为两半索云很快抓住,默念咒语将两股气抛之空中越分越开直到形成战器“戡”的雏形阴影。
“别!你还受不了这种结合的力度!”大云疯也似地扑上去拽住疯狂的索云。即使是神将之身,在自身等级没有达到满级的情况下进行“神器结合”是很危险的,甚至会威胁到生命、威胁到记忆!
“不要过来,否则——我杀了你。”索云没有听从师傅的话,轻轻一推大云就摔出几米,手中的战器雏形发出红色的光点,威胁大云迅速离开。
“索云,你会后悔的。”大云识相地转身走了。
“我以神将之名进行神器结合——没有什么不对的吧哼。”索云低哼一声,右手扬起在左臂划了一道口,鲜血似绸缎淌出,索云伸手捧住自己的血一饮而尽。
“唔——噗——”索云喷出一口黑血,口鼻开始殷殷冒血。也许师傅说得对,贸然饮下融得两种战器雏形的血液真的不能进行,可是,我有点舍不得啊。
腹痛开始了,程度渐渐加剧,索云枕着自己的鲜血、呛着浓烈的血腥味,痛苦不堪的抽搐,眼泪混在血泊中滑出一条透明的弯道,“咳,呃。”手腕处的伤**开血流,疼痛进一步延伸,索云强忍住痛大声呼救:“救、救我!咳,我要死了!”
“现在识相的是你。”
“咳是师傅吗?”
“呵,等你这么久我终于见到你了,跟我走吧。”那人伸出手摆到索云脸前。
“你是……谁?”
“我,是银辉,认得我吗?”来人拉起索云背在身上,自我介绍着说,索云身上沾染的血迹和不断流出的黑血迅速透了他的衣服。
“啧,有些棘手呢。”自称“银辉”的男人文雅地用白绸擦干了索云全身的血迹,带着他轻巧地划开空间飞进去,由于空间关闭的太快,男子的白色衣角擦破了一角飘在地上,带着一些索云的血液的衣角显得十分渗人。
“索云——索云!”大云和另外三人冲进暂住的小屋。“快走,喂!”
索云什么都没留下,哦,流下了一滩血迹和两炳战器的雏形。
“他人呢?我们要走了!”浪千钧焦急地吼着,失去一个好兄弟不是他中意的情节。
“师傅,他去哪里了?你告诉我!”星云蝶目瞪口呆地看着房间继而流着泪愤怒地看向大云。
大云撇了撇眉毛,嘴角蠕动了下,说:“他……应该是被银辉带走了。”
“银辉是谁?我要去找他!”星云蝶哭着叫着拉着大云的手,她的心被击碎了。
“你找不到他他在神界。”
“神界么,放开我。”盘古恒关切地拽住星云蝶以防她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星云蝶愤愤的推开他,不顾众人的反对说出了她的决定:
“我要去找他,索云,不,是派派!他是我的哥哥!”星云蝶哭着说出惊人一语。
“什么?”浪千钧摆摆手表示接受不了。
“你们没有听错,在我小时候我们一起离家出走寻到学院,一起拜见武圣师傅,我们求的是什么?我们求的是最强的实力和最美的爱情,我本打算等时机成熟才告诉你们这个秘密,可是我不能说!索云他
“索云他怎么了?才迫得你们两兄妹上山拜师?”
“索云是神将这个秘密我其实很早就发现了,至于为什么拖到今天,我不能说,我要为他保守这个秘密,我们出生后,索云哥就会开口说话,父母认为他是不祥的预兆把他丢弃到山里,那天晚上我哭着闹着要去找他,父母无奈地哄我睡觉,当时我很生气,父母因为迷信而丢掉甚至杀死我的哥哥,这一点让我非常的不理解,后来……索云哥回来了。”
“回来了?回来干什么?”
“索云哥杀掉了父母,带着我潜逃进附近的山林,后来,通缉令越来越广,索云哥带着我逃上了山,来到学院,这些你们都没有听过,武圣师傅那儿我也从没有说过。”
“索云当时年龄很小,他怎么有能力杀掉你爸妈?”
“这个,我不知道,我只看见爸妈倒在我眼前,接着就看见他。”
大云微笑着拍击星云蝶的肩膀,安慰道:“既然如此,你就改名叫索阅吧。”
星云蝶猛然抬起头看着大云,坚定地挥拳头。
“索阅……我就是索阅。”
“你……
东部大陆。云山。
顶顶站在一个白衣老人身后,长发飘逸。
“师傅,还不能查到他的下落吗?”
“莫心急,有缘人必能再度重逢。”老人回头微笑着看着顶顶。
“我不急,我只要他回来。”
“是我的徒弟,我必定会帮你,我普贤真神岂有违背诺言的习惯。”
普贤真神走回山顶的寺庙内端出一张古琴,递给顶顶。
“来,奏一曲你的音乐吧。”
顶顶展颜一笑,双手抚琴自唱,歌声婉转连绵犹如天籁,普贤真神端起身边一杯水酒一干而尽,跟着乐声拍起手。
“喝一杯吧,来。”普贤真神又倒了一杯送到顶顶手前,邀请道。
“我不喝酒的。”顶顶婉言谢绝了真神的邀请,双手比出一朵莲花的形态。
顶顶随风而舞,发绳飘落,长发立即散在风里,送来阵阵发香。
“雪莲,你的转世比上次好很多。”普贤真神凝神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像极了记忆中的那个灵魂舞者。
“大师,你在说什么。”顶顶听见真神的喃喃,停下舞步看向真神。
“没什么,只是看见了过去……”真神展开醉人的笑。
“你真美让我..想到了..她。”真神没有忍住感情,竟哭起来,像一个受到伤害的少年。
“她?”
“你不认识的人,她是我最好的……妻子。”真神抹了把泪,苦中带笑地看着顶顶。
“我,很像师傅心中的她吗?”
“她和你的长相,简直一模一样。”
“师傅若是愿意的话,就把我当做“她”来看吧。”
“谢谢。”普贤真神挥手让顶顶走近,将她一把搂入怀中。
“你?”顶顶受宠若惊,师傅极大的压迫力让她感受到了他的气息。
“雪莲……你还和前世长得一模一样,我就是你的普贤你没有变啊”普贤真人已将顶顶完全看作了“雪莲”,现在他和她就是最美丽的舞者,和恋人。
普贤真神的泪水滴在顶顶肩头渗进皮肤。
“天哪……”顶顶面对师傅的举动选择了闭上眼睛,温柔地捧住他的肩。
普贤的手在顶顶光洁的白衣上滑动,并顺势搂住了她的脸庞。
“不要动……”普贤在顶顶的脸上印上了他的唇,似乎就在一瞬间,顶顶什么都听不见了。
“我爱你,雪莲。”普贤牢牢搂紧了顶顶,泪水又一次流淌下来。
顶顶屏气思考了两秒,做出了回答:
“我也爱你。”
阳光照射着两人的身影,在山岩中打出了相应的画面。
“这一切太不真实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5-2 22:08: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98143732 于 2013-6-2 16:30 编辑

《握着你的手》
“你知道吗?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很幸福。”索云黯然一笑,这是中秋节的晚上,和他共同修炼的师妹柳儿开心地逛着。
十八里铺的灯光闪亮,喧闹的景象引得许多人前去逛街。身为确鸿堂弟子的索云很早就来了。
“你喜欢什么?月饼吗?”索云的脸绯红绯红的。
“月饼我喜欢,一起吃吗?”柳儿伶俐地看着他。
“嗯,一起吃。”索云咧开嘴巴呵呵。
索云那天花光了所有银两,给柳儿买了绸布、饰品和许多好吃的。
虽然口袋空空荡荡,但是索云很开心。
柳儿抓起一块月饼吃了一口,递向索云的嘴巴。索云张嘴接住,嚼了几下便咽下去了。
“很好吃。”索云咂咂嘴,满足地舔嘴唇。
“嗯,这种月饼柳儿最喜欢!”柳儿掰开最后一块月饼,一半给了索云,一半留给自己。
“哎,前面有卖供战器修炼的宝石,柳儿你在这里等我!”索云一看见就冲了过去。
“云哥……”柳儿不开心地嘟着嘴。
很快,索云两手空空地回来了。
“那个,我的银两都花完了,那有卖极品的修炼宝石——银灰月,你带银两了吗?借我一点。”
“我…..我没带。”柳儿摸摸口袋里的五十两银子,作可怜状,她的眉头皱了皱,有点生气。
“不会吧,我看见你口袋里有五十两的啊。”
“你……你怎么这么对我说话?”柳儿竭力忍住心里的怒火,握紧拳头。
谁知索云又说:“你怎么这么小气,借我一点。“
柳儿怒火攻心,也顾不上什么了。她甩下大云刚给她买的各样物品,两眼充盈着泪。
“小气?你说我小气?你成天在确鸿堂的内室修炼,你有关注过我吗?你有没有顾及我的感受?每年我们就只有节日时才能见面,我有多想你你知不知道!在你眼里就只有战器修炼?就只有战器修炼吗?我告诉你索云,真正小气的人是你!你就是个废物!我不会再理你了!”
柳儿满脸泪痕,丢下索云愤愤离开,绸布等物品散落在地上,索云一直没有再说话,他默默地捡起那些在众人的目光下走了。
真的,从那个晚上开始柳儿再没理过索云。
两年后,她把一切都想通了,她要向索云道歉,那天不该发那样的火,这些年他一定很伤心。
她问确鸿堂内室的守门人索云的情况,给予她的是当头一棒。
索云已经修炼完毕,去了神界。
“不——他不会这么狠心的,他不会丢下我!”柳儿扑通跪下了,时隔两年她又一次因为索云流泪了。上次,是愤怒的泪,这次,是离别的泪。
香泪流过腮边,她仍在哭泣。守门人劝她回去,她没有听,在那里跪了一夜。
又一夜。
第三天夜里。柳儿突然痴痴地笑了,泪水再次划过那张憔悴但仍然清晰的脸。
她一直在笑,因为,她看见一个男子向她走来,用手拭去她眼边的泪水。
“哎呀,这是谁?”第四天早晨,守门人看见一个姑娘倒在地上。
“醒醒,姑娘,醒醒啊。”守门人在她耳边大声呼唤。没有成效。
她已经死了。
她是柳儿。
柳儿是含笑而死的,浑身冰凉,脉搏全无。
守门人草草地将柳儿埋在索云居住过的院内。
午夜十二时,一个男子从天而降,来到小院里。
他来到柳儿的“墓”前,感受她灵魂的气息。
男子摘下面罩,露出一张英俊的脸。他哭了,泪水滴在墓前的小草上。
男子拿出一包东西,他打开包袱,里面是各色的绸布和宝石饰品。还有一个——月饼。
“这是我欠你的。“男子哽咽了,他向着柳儿的墓三鞠躬。
东方的天空划过一道闪电。男子回头望,他该回去了。
默念咒语,战器显现,光圈附体,男子乘风而去。
他一直在哭,一直在哭。
“你知道吗,柳儿,我一直想握着你的手,和你在一起,是我人生最开心、最幸福的事情……
那天晚上的月亮,分外的圆,分外的亮。
这是神将来到大陆的讯号。
人们一直不知道那天晚上谁驾临了大陆。
这将成为一个永久的谜,不会有人知道谜底。
只有柳儿知道。
她笑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5-2 22:54: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98143732 于 2013-6-16 12:10 编辑

第三十三章  东部危机来临——拯救之神
“什么。怎么了?”塞林很早就起床了,在朦胧的晨光中她听到了类似隆隆的炮声。
“塞林,这么早就起了?再睡会儿吧,哈欠。”般孤听见声音冲出来,见塞林没出什么事就又转身回房,并送了一个哈欠。
“别走,我听见了。”
“听见什么?你今天好奇怪。”
“我听见了杀声和炮声,这是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塞林肩部迅速起伏,似乎在摸清声音的来源。
般孤四处凝望很久,趴在地上听了一会,脸色凝重地起身说道:
“你说的没错,他们来了,而且,不只十万人。”
“我们现在能做什么?”塞林双眼凝视般孤的嘴唇,期待曾经被誉为“天才军师”的般孤的回答。
“收拾东西,我们走。”般孤禁不住塞林目光的照射,转身进屋,不一会就背了一袋东西走出房间。
“走?我们可以去哪里?”
“能跑多远跑多远,别顾上其他的了,快点。”般孤冷静地说着。
“东部大陆的人呢?我答应师傅要救他们的!”塞林一听这话就急了,大声反驳般孤的话。
“你当我是谁?”般孤从他那带东西里翻出一个青色手镯,递给塞林。“我有办法救他们。”
塞林怔在哪里,直到般孤走远了才反应过来。
“般孤!坤雷和梵惑他们走不走!”
“当然,去叫他们吧,还有,把我房间床头的蓝色边框的镜子拿过来”般孤突然回头大声呼喊塞林,那柄镜子若是不带走的话……怕是会大乱了。
塞林走进房间叫醒两人正要出去,突又回想起般孤交代她要拿的东西,是什么呢?
塞林在大殿内转了一圈,她怎么都想不起来那件东西是什么了,不管了,走为上策。
“般孤,你怎么救他们?”四人走出很远后,塞林看着般孤问道。
“这就要看你的了。”“我?”般孤的回答让塞林很是疑惑。
般孤总觉得自己忘了拿一样东西,却想不起是什么。
空荡的武圣大殿内,般孤曾住过的房间里。一柄蓝色边的镜子静静地躺在床头,发出炫目的蓝色光。
令塞林奇怪的是,般孤一直带着他们向更高的山峰走,他想干什么?
般孤似乎领悟到塞林的心思,回头温和地答道:
“前面的那一处山崖,可以俯瞰东部大陆,我们就在那里,救他们。”
“你用什么办法?东部大陆人很多的。”梵惑接口问了一句。
“当然是这个,还有塞林。”般孤摇了摇手中的青色镯子,俏皮地向塞林一笑。
“那就看你的了,般孤。”坤雷理理散乱的头发,同时摸了一把口袋确认琉璃挂坠还在。
般孤跳上山崖前的一块巨石,举起手中的青色手镯,朝天说道:
“伟大的拯救之神,我祈求你的帮助,救救东部大陆的人们吧!”
青色手镯摇晃了一下,闪出耀眼的青色光,般孤见状将手镯抛到空中,竟没见手镯下落。
手镯混合着青色的气体在空中发出“兹兹”的响,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爆掉。
“塞林,上来。”
“我吗?”塞林信步踏上石峰,走到般孤身后。
“用你圣光雷电龙家族的召唤技能,快,时辰一过就来不及了。”
“召唤技能,召唤技能”塞林道着话,手指朝天一扬。
“我以雷电神的名义——召唤众神下凡!雷神龙显!”塞林手上迸出闪亮的电火花,连接上了手镯的圆环,牢牢套住了镯子的中间部分,青色光范围扩大了一倍之多,圣光雷电龙家族的徽记在空中漂浮不定。
东部大陆立即变天了,阴黑的云团中夹着咝咝的电流,这种场景百年一遇,坤雷被刺激地睁不开眼睛。
“这是什么技能啊,众神下凡,林姐这么厉害?”梵惑惊讶至极,要知道神界和大陆之中的大门一年只有三次开启的机会,昨天是第一次,可是今天……“哎呀,林姐出什么状况了?”
塞林双眼微闭,身体后倾,身旁的灵兽雷神龙及时托住了塞林的身体。“吼——~
“雷神龙怎么了?”般孤上前一步抱住塞林,金色的发尾垂下。
雷神龙龇牙吼叫着,双眼怒目圆睁直盯天穹,金色的龙鳞闪闪发光,吼声不绝于耳,龙须呈炸开的样子十分凶恶。
“天上有什么东西?看样子好像是……”坤雷的目光汇聚在空中的某一点上,“是人!”
梵惑推开身边大嚷不停的坤雷,极目远眺道:
“不止一个人。好像是三个人。”
空中的人分散开来俯瞰大地,般孤隐约看见中间的人飘舞着的长发,“是个女的?”
中间人似乎听见了,手心打出一道电流在般孤脚边,石头颤动几秒裂开一道缝。
“哇,真是女的。脾气这么火爆。”般孤惊叹地又声一句。
“找死”那人右手举起凝结气力猛地一挥,胳膊如弯弓一甩,攻击如下雨般落下,般孤吃不住震动背朝后摔下石峰,手中扔牢牢抱着塞林。
“诸位上神大人,下来说话,下来说话。”般孤将塞林安放在地面上,识趣地鞠了一躬。
空中的三人缓缓移动落地,“噫,还真是三个人,那俩男的长挺帅啊。”坤雷抓住任何细微的时间吐槽。
三人中间的眼罩女飘飘然走到坤雷面前,幽幽说道:“小子挺会夸人,我怎么样。”
坤雷急忙点头哈腰地鞠躬行礼,“啊,您,您很漂亮。”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坤雷脸上。
“啊,啊,我说错了什么?您的确很美,很美啊。”坤雷快哭出来了,神仙就是神仙,打一巴掌力道这么重,疼死了。
“笨蛋。”眼罩女说着又赐了坤雷一巴掌,说道:“那叫霸气。”
眼罩女身后的两名男子互看一眼,心灵感应似地频频笑起来。
“后面的。”眼罩女带着杀气向后看去,“给我闭嘴。”
“拯救神,是我召唤的你。”“你醒了?”般孤看着塞林闪光的瞳仁。
“雷电神家族的传人就是你啊。”眼罩女话音转为温和,亲热地和塞林拥抱。
“我是塞林,雷电神他——现在还好吧。”
“他在神界很出名……”眼罩女的眼睛黯淡下来,“他说让他的传人不要担心他。”
“爸爸他,知道传人是我吗。”
“我们还没有告诉他,或许”眼罩女抚着塞林的面颊娓娓说道。“他已经听不到了。”这句话说得很小声,谁也没有听见。
“你召唤我,有什么事?”
“可以把东部大陆的人,转移走吗?”塞林握着眼罩女的手哀求道。
“这……”眼罩女沉吟许久,终于点头表示同意。“好吧”
两位同行而来的男子期待地耸肩膀,眼罩女再度回头,两人重又归为平静,坤雷在心中想这俩人变脸也太快了,这姑奶奶平常是有多凶呢啊。
眼罩女发狠地看向坤雷,吼道:“我叫渲染,不许叫我姑奶奶。”
“啊,是,是,你叫什么?”坤雷直起身子,用天真无邪的眼光看眼罩女,问道。
“啪。”眼罩女给了坤雷第三个巴掌。
“记住了,我叫渲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淘米账号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