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米游戏论坛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76|回复: 0

[随便聊聊] 地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14 20:33: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淘米游戏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淘米账号

x
第30章 其实我中毒了,不能吃
这是一个很特殊的盆地,盆地方圆不过百丈,形状就像是一只闭拢的手掌。而四周全是悬崖峭壁,崖壁巍峨险峻,直上直下,足有百丈之高,竟然毫无出路。从底部望去,顿生坐井观天之感。
子幽心中一凉,单是这地势便几乎绝了一般人逃出去的希望,更何况眼前还有一个要吃人的老头和一直恐怖的巨禽!
子幽的双眼仅仅暗淡了一瞬,便重新打起精神振作了起来。开始观察起
眼前的一人一禽。
这巨鹰便是抓子幽来此的青翼狼鹰,乃是万兽王,狼首鹰身,气息恐怖,不过此时正乖顺地匍匐在老者身后,讨好一般。
老人的年岁看起来比墨子朔都要老得多,他发须霜白,长长地垂落在地,浑身衣衫破乱、邋遢不堪,腰杆却是挺得笔直。一双老目丝毫不显浑浊,眼神清明而又有一股内蕴的坚韧。
老人的双手被幽寒的铁链锁在了两块崖壁之间,可以有限地活动,却根本无法逃脱,老人脚下也有两个个铁环穿过
双脚的脚踝,将老人死死地定在了这方寸之间,不得挣脱。
四肢被锁,老人却是站得笔直,昂首挺胸,气势倒是不错,不过看他邋遢的模样,恐怕被锁在此处,已有数十年之久。
最能引起子幽好奇的是老人身前的一只蛊。这蛊是植物模样,枝肥叶大,绿意盎然,它仅有半人高,顶端是一朵娇艳的白色花朵。花朵盛开,食物的气味从里面飘散出来,不断刺激这子幽的食欲。
子幽认识这只蛊,他在心仪那里赢的《万蛊道》中有所记载。
蛊的形态有很多种,有像矿石的,比如磁力蛊一类,也有类似虫子的,也有花草形态的,就如眼前的这只蛊。
这是五转珍馐飘香蛊,隶属食道。这只蛊高达五转,其根须可以深入地下,自动汲取元力,并不需要蛊师灌注真元,就可以在花朵中生长出各种珍馐美味,其香气更能激发人的食欲。
它一般作为后备蛊虫存在,一蛊在手,吃喝不愁。虽然较之其他五转蛊虫,珍馐飘香蛊的能力简直鸡肋,不过由于其稀少与自产美味的特性,价值却是极高。
珍馐飘香蛊就在老者身前,饭香扑鼻,而老人也早已是饥肠辘辘。不过由于脚踝被铁环锁住,老人想吃到美味就必需跪下来才行。对于眼前唾手可得的美味珍馐,老者却是仿若未见,只是满眼贪婪地盯着子幽,恨不能一口吞了眼前的美味少年。
子幽被这老者盯得浑身发毛,连忙转换笑脸对着老人开口,企图寻求自救之法。
“老爷爷,你身前的珍馐飘香蛊可以产出天下各种美食,滋味绝伦。人肉其实一点都不好吃。而且我看你这里的条件,草都没长几根,连烤了我都不行,生吃多难吃啊~”
“老子就好这一口,老子我都吃了几十年了,也没觉得不妥啊~”老人直接打断了子幽的话,老目带着调笑,看了一眼身后。
子幽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这才发现他身后的一个角落里堆积着大量的白骨,多是兽骨,也有禽类,子幽甚至看见了几个人类的头骨散落在其中。
白骨堆最上面还有几具野兽的尸体还没有完全腐烂,尸体的腹部被挖空,躯体也被咬地残破不堪,死状凄惨至极,仿佛是被几十只饿狼抢食了一般,一堆尸体此时正散发着腐烂的恶臭味。
子幽的瞳孔顿时一缩,心中大紧,额间有细密的冷汗溢出,如此不按常理出牌的老家伙怎么破?
老人将子幽的表情尽收眼底,他非常满足于戏弄猎物的乐趣,困守此间三十多年,只有一只青翼狼鹰陪伴于侧,孤独至极、独受寒雨白雪、碎石冰雹三十余年,此间痛苦谁人能够明白?至于心性,也早已是扭曲至极。
突然,子幽双目一突,整个人倒在地上剧烈抽搐了起来,口中不断有白沫吐出。
老人顿感不妙,这小子该不会是中毒了吧……
果然,子幽抽搐了一会儿就不动了,正当老人打算示意青翼狼鹰上去看看的时候。子幽突然一阵严重的咳嗽,声音干哑沉重,一听就让人觉得毛病不小。
子幽咳了一会儿后渐渐平缓了些,这才缓缓睁开双眼。目光暗淡,面容苍白,样状虚弱,嘴角也有一丝血迹流出。
“你这是怎么回事?”老者问道,他开始有些担心自己的晚餐了,他不介意吃人,不介意生吃,也不介意受伤虚弱的,但是不能不介意中毒的,这玩儿意儿不能吃,会死人的……
子幽面容凄苦,擦掉嘴角的血迹。不当心牵动了嘴唇上刚咬出来的伤口,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子幽调整了一下气息,这才缓缓开口。
“前两天我被家族测出是甲等资质,一跃成为家族的天才,可是族长的孙子妒忌我的天赋,害怕我影响他未来的地位。于是偷偷给我下了七日日荡魄散,中毒后每天就会不定时地毒发一下,七日之后便会暴毙而死。算上今天,我也就只剩五天的命了。”说道这里,子幽的目光变得更加暗淡,了无生机。
“七日荡魄散……”老人皱起了眉头。老人对七日荡魄散也有所了解,子幽说的症状和他了解的差不多,这是一种剧毒,中毒后几乎无解,他的肉自然也是吃不得的了。
“我怎么相信你?你或许根本没中毒,只是装的,只为了多活几天。”
子幽闻言并未反驳,只是淡然一笑,丝毫不在乎对方是否相信一般。
“我只是觉得暴毙而死,总比被人活活吃了要好,你说对吗?” 子幽说得自然,混不在意似得,倒是有几分看破生死的味道。
“你若是中了这种剧毒,我自然不会去吃你。而你,对我来说也没有什么用处了。不过,看你那莫名的嘚瑟模样,我决定不给你一个痛快,我要虐杀你。”
老人的目光瞬间变得暴虐,浑身的凶性瞬间爆发。一旁的青翼狼鹰也是裂开了嘴,露出满嘴森寒。
面对凶性大起一人一禽,子幽只是随意的摆了摆手,淡然地说道:“其实我已经找到解毒的方法了。”说着,子幽已经取出了磁化蛊。
“这是我从族中偷出来的蛊虫,可以使物体磁化,而这刚好是七日荡魄散的克星,我只要炼化了这只蛊虫,然后催动它使自己全身磁化,就可以完全破坏七日荡魄散的毒性了。”
老人闻言凶性渐渐收敛,他虽然空窍被废,但见识还在。他可以根据经验大致辨别子幽手中蛊虫与磁力有关,密集的磁场可以压制七日荡魄散的毒性,而他手中的蛊虫或许真的可以解毒。其实他心底对于甲等资质的美食,就这么杀掉还是有些舍不得的。
“很奇特的蛊虫,为什么我没听说过?”
子幽瞥了他一眼,根本懒得回答,这种脑残的问题他竟然都问的出口,天下蛊虫多不胜数,种类万千,你不认识的海了去了。
便是心仪给自己的《万蛊道》,超级势力数千年的统计,足足收录的一万两千多重蛊虫,而这也不过是南疆一成地域已经被发现记录的蛊虫。
“我是甲等资质,只要三天就可以完全炼化这只蛊虫了。到时候毒解,你不就可以吃我了?”子幽淡淡地说道。
“我怎么觉得你是在忽悠我?你不是说宁可暴毙也不想被我吃吗?”
“嘿嘿,可你给我的选择是被虐杀或者被吃掉,我选择多活几天。”子幽怡然笑道。
“哈哈哈!你小子倒是有趣,死到临头还笑的出来,你就不想想自己死后会是什么模样?不会感到害怕吗?”
“人死不过是一堆烂肉,唯有活着才有价值。这对我自己而言亦然,死了的我,是尸体,不是我。至于害怕,若是害怕有用,我会表现地比谁都害怕。”
子幽望向老人身后的白骨堆,淡然说道。虽然他此时在努力争渡,希望能够活着出去,虽然这希望实在是渺茫之极,可他的目光中的确没有一丝惧色。
“有意思!有意思!你倒是对我胃口,可惜得留着过几天吃。”老人为不能及时尝到美味而感到惋惜,目光望着子幽,眼底却是兴趣更甚。
老人并不怕子幽耍花招,这个盆地凭他区区一转修为根本逃不出去,对于子幽是否中毒他也只是半信半疑,不过他并不是很在乎。三天之后便可见分晓,或许可以看见他解毒后被吃掉时难逃一死的表情,或者是他炼了蛊虫,耍起花招,奋力一搏,然后绝望至极的表情。这些不都是一大乐趣吗?
“罢了,今日是我八十大寿,啊青你费心抓了个蛊师来给我祝寿,既然吃不得了,你再出去给我抓一个吧~”老人笑着对身后的青翼狼鹰吩咐道。
青翼狼鹰发出一声狼吼,便要腾空而起。
“嘿嘿,既然老爷爷你不吃这珍馐飘香蛊里的饭食,不如让给我~小子我都快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饿瘦了到时候可就不好吃了。”子幽嘿嘿笑道,眼睛却是盯着前面珍馐飘香蛊白色的花朵。
老人似笑非笑地看了眼子幽,这才说道:“今日相见必是有缘,我恰好八十大寿,你就当是给我祝寿吧~”
老人刚说完,一声震耳的狼嚎便在盆地中响起,回音不断,子幽的双耳被震地嗡嗡直响。再看向珍馐飘香蛊时,只见它已被青翼狼鹰整个抓碎,花朵中的美味散落一地,想要恢复,恐怕得在等几天……
“人肉?或许会难吃些吧……”子幽看着被破坏的珍馐飘香蛊,无奈地自语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淘米账号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淘米游戏论坛  

X3 Thems by ARPG TEAM.

返回顶部